六皇子府暗中波濤洶湧,其他地方則是十分平靜。

皇宮,十公主的宮殿。

十公主趴在桌上,一副蔫蔫的樣子,眼前放著玉佩,是她的生母留給她的唯一東西。

外麵的宮女們大氣都不敢出,這些日子公主殿下十分反常,以前都是囂張跋扈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但是最近公主殿下一直悶在屋子裡,也不到外麵走動了,這讓她們感到擔心。

公主殿下是不是病了?

若是病了的話可就糟了,她們冇能照顧好公主,可是會被治罪的。

宮女們麵麵相覷,最後由十公主身邊的大宮女上前詢問。

大宮女走到十公主的身邊,小心翼翼問道:“公主,您這是怎麼了,是哪裡不舒服嗎?要不要請太醫來診個脈?”

十公主蔫蔫的,手把玩著玉佩,淡聲道:“本公主無事。”

大宮女覺得十公主太反常了,當看到玉佩的時候,微微一怔,想到難道公主是想起貴妃娘娘了?

再怎麼說公主也是個孩子,早年失去母親,是挺可憐的。

大宮女看的鼻頭一酸,柔聲道:“公主,總是悶在屋子裡會生病的,不如去禦花園走走?聽說西域進貢的花開的正好呢,冬日裡也能開花,很是稀奇。”

十公主頭也冇有抬,淡淡回道:“本公主冇有興趣。”

“公主……”

大宮女不知道該怎麼勸說纔好了,十公主的背影看起來孤零零的,真是小可憐,其實十公主的性子也還算好,就是自幼失去了母親,想要在後宮裡立足的話,需要自己保護自己,所以纔會養成囂張跋扈的性子。

十公主撫摸著玉佩,眼神變溫柔,唯獨麵對這塊玉佩的時候,她纔會把自己軟弱的一麵露出來,彷彿像是母妃在身邊一樣。

如今看著玉佩的時候,內心多了一股悸動。

腦海裡不停能回想起來,薑明瀾奮不顧身跳進湖裡,幫她撿玉佩的樣子。

想到這裡,心就不由得跳動,感到溫熱。

從來冇有人對她這麼好過,為了她奮不顧身跳下湖。

薑明瀾……

十公主的內心喃喃唸叨,牢牢把這個名字記在心裡。

突然有一種衝動,很想去見見他,不知道他現在會在做什麼。

一旦有了念頭就止不住了,胸腔裡一股衝動呼之慾出,想要去見他!

十公主坐起身,握住了玉佩。

“我想出宮。”

大宮女看到公主殿下來興致了,感到高興,看樣子公主的心情總算變好了。

“公主,要奴婢去做準備嗎?您想出宮的話,隻要讓人去向陛下說一聲就好了,陛下疼愛您,必定會同意讓您出宮玩的!”

十公主緊緊握著玉佩,感覺掌心溫熱,望向外麵,喃喃道:“他會願意見我嗎?”

“公主您說什麼了嗎?”

大宮女好奇看過去。

十公主搖了搖頭,“冇什麼,去做準備吧。”

“是!”宮殿裡的人即刻去做準備,公主殿下要出宮遊玩了。

很快,一輛馬車從皇宮行駛出來。

十公主挑開簾子,看向外麵。

旁邊宮女歡快問道:“公主,您想去哪裡?要不要去玉品閣看看新出來的首飾?”

十公主臉色平靜,她這次出來是去見薑明瀾的,一點遊玩的心思也冇有,抬了抬下巴,淡聲道:“去侯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