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,上午十一點,日曬三竿。

宋惜已經出門逛街去了。

本來,她是喊了夏凡的一起的,但是喊不動。

最後,宋惜隻能作罷,帶著一肚子的不滿,獨自逛街去了。

走的時候,生氣的她,摸走了夏凡那張黑色的信用卡。

她要刷爆他的信用卡,瘋狂的買買買,好好出口惡氣!

此時的夏凡,像條狗一樣,以板鴨趴的姿勢,趴在大床上,呼呼的做著大美夢。

“滴!”

大門發出了一聲響,然後被推開了。

姚琳娜進來了,她是用萬能卡開的門。

本來,姚琳娜是可以敲門的,但她冇有。

至於為什麼,她也不知道,大概她就是想偷偷看一眼,夏凡睡覺的時候,是個什麼樣子吧?

為了避免驚動夏凡,姚琳娜脫掉了高跟鞋,踩著黑絲,躡手躡腳的走進了臥室。

一進門,她便發現夏凡,穿著一條花褲衩,像夏天貪涼的狗子一樣,兩條腿分開,趴在床上,就像一隻癩蛤蟆。

這個造型,讓姚琳娜忍不住舉起了巴掌。

“啪!”

直接給夏凡拍了下去。

“啊!”

夏凡叫了一聲。

然後像隻被戳了屁股的癩蛤蟆一樣,直接從床上蹦了起來。

“死婆娘,你不是逛街去了嗎?”

睡眼惺忪的夏凡,以為是宋惜,所以來了這麼一句。

“誰是死婆娘?”

姚琳娜這一問,直接讓夏凡回過了神。

他瞪大了眼睛看著姚琳娜,不可思議的問:“怎麼是你?”

“怎麼就不能是我了?”姚琳娜笑吟吟的反問。

夏凡趕緊用被子裹住身子,露出了一臉吃虧的小模樣,問:“我的意思是,你怎麼直接進了我的房間?”

姚琳娜晃了晃手裡的萬能卡,得意洋洋的答:“姐姐我有這個!酒店的房間,我想進哪個,就進哪個。”

夏凡趕緊把被子裹得更緊了,一臉啪啪的看著這娘們,打著結巴問:“你......你要乾什麼?”

“看你這緊張的小模樣,莫非以為姐姐我要非禮你?”

姚琳娜盈盈一笑,道:“你想多了!我來找你,是叫你陪我去一趟聚賢莊。”

“又去聚賢莊?”

夏凡露出了一臉的疑惑,問:“難道那慕容俊傑又擺了一桌鴻門宴,叫我們去吃?”

“是不是鴻門宴,現在還不好說,咱們得去了之後才知道。”

姚琳娜用纖纖玉指,風情萬種的,將那散落的耳發勾到了耳後。

“慕容俊傑在電話裡說,武林大會可以在海雲度假酒店辦,但前提是,咱們得先替他辦成一件小事。”

“辦成一件小事?”

夏凡露出了一臉的狐疑,問:“什麼小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