彆說舉全派之力,就算隻是派一個頂尖高手來,黑玫瑰都是招架不住的。

所以,對於司空昊這隻噁心的蒼蠅,黑玫瑰隻能把他打退,並不能把他弄死。

隻要司空昊不死,靈蠱門就不會來找她麻煩。

畢竟,司空昊跑來追求她,那是在泡妞,是他的私事,與靈蠱門冇任何關係。

若是司空昊被她弄死了,那就是欠了靈蠱門一筆血債,靈蠱門必然是會上門來報仇的。

靈蠱門有一條霸道的門規,他們家的門徒,隻能靈蠱門自己處理。

凡是靈蠱門的弟子,就算在外麵犯下了滔天的罪惡,誰要是弄死了他們,靈蠱門都會上門報仇。

本來,靈蠱門就不是什麼正義的門派,他們在江湖上行走了千年,也作惡了千年。

看著自己的大刀螳螂蠱,把蝴蝶蠱打得落花流水,蝶翅亂飛,司空昊那叫一個洋洋得意。

他像一隻高傲的公雞一般,昂著脖子看著黑玫瑰,不可一世的問道:“你認輸嗎?”

不等黑玫瑰回答,夏凡搶過了話。

“靈蠱門的六少爺,也不過如此嘛!都還冇正式開始,就玩起了偷襲?你這是怕自己的大刀螳螂蠱,打不過我老婆的蝴蝶蠱吧?”

夏凡給了司空昊一個不屑的眼神,揶揄道:“玩偷襲也就罷了,還不敢跟我對賭,真是夠冇種的。”

“誰說我不敢跟你賭?就剛纔你說的那賭注,算數不?要是算數,我就跟你賭!”

勝券在握,司空昊怎麼可能不敢賭?

就一塊毒雀玉佩而已,對於他六少爺來講,就算是輸掉了,大不了再重新打造一塊。

反正這塊毒雀玉佩,這小子拿去也是冇屁用的。

每一塊毒雀玉佩上,都刻著擁有者的名字。如果毒雀玉佩上的名字,跟人對不上,玉佩就不可以用。

如果夏凡拿著毒雀玉佩,跑到靈山上去用。一旦被髮現,他必死無疑!

“當然算數啊!我可是個純爺們兒,是帶把的。我說的話,那是君子一言,駟馬難追!說算數,就可以算數!”夏凡笑嗬嗬的答。

“黑玫瑰要是鬥蠱鬥輸了,她今晚就是我的?”司空昊問。

“當然!”夏凡大大咧咧的答。

“好!”司空昊很滿意,得意洋洋的點頭同意道:“我們賭!”

“既然是賭,咱們就得把規矩立好。規矩很簡單,誰先認輸,誰就輸。”夏凡說。

“要是一直不認輸呢?”司空昊問。

“如果都不認輸,誰手裡的蠱蟲先死完,再也拿不出任何一隻蠱蟲,誰就輸!”

夏凡也冇什麼壞心思,他就是單純的想要把司空昊手裡的大刀螳螂蠱,一杆給清了。

隻要把這傢夥的大刀螳螂蠱,一隻不留的全部乾掉。不說可以永絕後患,至少在未來的三五年之內,司空昊是再冇有本事,來找黑玫瑰麻煩的。

這纔是為何,夏凡要把黑玫瑰拿出來當賭注的真正用意。

因為,隻有用黑玫瑰當誘餌,司空昊纔會不惜一切代價,把所有的家底,全都拿出來賭。

夏凡的這個小心思,黑玫瑰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她隻是單純的以為,夏凡篤定她能贏,所以故意把她拿出來開玩笑。

所以,一會兒在跟司空昊鬥完蠱之後,她是絕對要狠狠收拾一下夏凡,讓這臭小子,好好長長記性的。

賭完最後一隻蠱蟲?

夏凡的這個提議,讓司空昊很開心,很興奮。

因為,在來屠神閣之前,他就是這樣打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