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番話,把司空昊氣得都要吐血了。

他隻能對著黑玫瑰告狀道:“你聽聽這鄉巴佬說的話,他還是個男人嗎?他配得上你嗎?你居然還如此護著他?”

“我是不是個男人,關你什麼事啊?黑玫瑰知道就好了嘛!”夏凡賤賤的答。

答完之後,他把嘴湊到了黑玫瑰耳邊,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跟她說。

“我告訴你一段咒語,以你的冰雪聰明,頂多三分鐘就可以學會。學會之後,你這些蝴蝶蠱的戰鬥力,至少可以翻五倍。那樣,它們就可以輕輕鬆鬆的把這些螳螂蠱給收拾了。我也可以不用出手,躲在你的屁股後麵,繼續吃軟飯了。”

夏凡的這番話,讓黑玫瑰有些將信將疑,不太相信。

就在她皺著柳葉眉胡思亂想的時候,夏凡的小嘴又開始巴拉了。

夏凡唸了一段《控蠱咒》。

黑玫瑰聽完,頓時就有一種豁然開朗,茅塞頓開的感覺。

她可以十分肯定,夏凡唸的這咒語,之前她是冇有學過的。但是這一段咒語,可以把她之前所學的那些,全部穿針引線的穿起來,並融會貫通。

如果她融會得好,確實可以將她蝴蝶蠱的戰鬥力,大大的提高。

能不能提高五倍,她不好說。

但是,在提高之後,這些蝴蝶蠱的戰鬥力,確實可以變得今非昔比。

如此一想,黑玫瑰哪裡還敢有半點兒的耽擱,趕緊便在心裡,融會貫通了起來。

司空昊隻看到夏凡,在那裡跟黑玫瑰竊竊私語,還看到那小子的嘴,都湊到黑玫瑰的耳垂那裡去了。

這個畫麵,那是相當的辣眼睛,看得他渾身上下都是氣,鬼火直冒。

“黑玫瑰,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。若是三秒鐘之後,你還不把這小白臉交出來,任由我收拾,我立馬就讓外麵的螳螂進來,把你的蝴蝶蠱全都弄死!”

司空昊霸氣側漏,囂張無比。

前段時間,他得到了一本神書,叫《百蠱秘術》。

雖然那隻是拓本,而且還殘缺不全,隻有那麼一小部分。

但是,司空昊隻研究明白了那麼幾小段,他的養蠱術,立馬就有了巨大的提升。

這一次來找黑玫瑰,他就是想用自己的實力,讓這女人臣服於他。

因為他知道,黑玫瑰這樣的女人,隻會臣服在比她強大的男人的腳下。

所以,他要用他養的螳螂蠱,把黑玫瑰的蝴蝶蠱,風捲殘雲一般,全都給消滅了。

三年前,自從見了黑玫瑰第一眼,司空昊就瘋狂的愛上了她,愛得茶不思飯不想。

甚至晚上做夢,夢裡都是黑玫瑰的身影。

每一次,司空昊對黑玫瑰發動追求,都會被她嚴詞拒絕。

軟的不行,就來硬的。

為了拿下黑玫瑰,司空昊用起了他的螳螂蠱。

他的這些螳螂蠱,全都是靈山上的大刀螳螂。那對鉗子,至少比普通的螳螂大一倍,就像兩把大刀一般。

大刀螳螂的鉗子不僅大,在養成螳螂蠱之後,其鉗子鋒利無比。若是能養成九級螳螂蠱,那一對大鉗子,是可以削鐵如泥的。

隻需要一隻九級的螳螂蠱,就可以把這屠神閣,給夷為平地。

這便是大刀螳螂蠱的威力。

在得到那《百蠱秘術》之前,司空昊養的這些螳螂蠱,級彆最高的,不過隻有四級。

現在,他這一堆螳螂蠱裡麵,級彆最高的那一隻,已經達到了八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