藥熬好了,夏凡也停了,黑玫瑰意猶未儘。

於是,臭罵道:“狗東西!”

“乾嗎罵我?”夏凡很無語。

累死累活累了一個小時,兩隻手都給扇酸了,結果還捱了這臭婆孃的罵。

他感覺自己都要冤死了,比竇娥還冤!

“就罵你了,狗東西!”黑玫瑰白了夏凡一眼,冇好氣的說:“便宜死你了。”

“啥玩意兒?便宜我?便宜我啥了啊?為了給你打扇,我兩隻手都要搖成招財貓了。我就算是死了,那也是累死的,不是便宜死的。”

“累死活該!”

黑玫瑰冇好氣的瞪了夏凡一眼,嫌棄道:“這纔多一會兒啊?就喊累?你就這麼不行啊?”

“都一個小時了,你藥都熬成黑糊糊了。”夏凡無語。

“一個小時就很長嗎?”黑玫瑰反問。

“還不夠長?你要多長啊?”

夏凡再度無語,心想這小娘們,還真是不好伺候。不僅凶巴巴,脾氣大,要求還高。

“當然至少得一夜啊!”

黑玫瑰盈盈一笑,很認真的說。

“你要是走了狗屎運,真的成了我男人。那麼,在晚上睡覺的時候,你得一直給我扇,一直扇到第二天早上我睡醒。小團扇在你這小混蛋手裡扇出來的風,吹著還真是挺舒服的,比空調啥的舒服多了。”

“聽你這意思,我當你男人,把你當老婆,你卻把我當空調使?在你心裡,我就隻值兩千塊?”

“兩千塊那是低端空調,你是高階的,再怎麼也得值個十萬八萬的。到時候,我給你十八萬八的彩禮,你到我家來當上門女婿。”

黑玫瑰這話雖然是開玩笑的,但也有那麼兩三分的真。因為她們家的女兒,絕對不外嫁,隻招上門女婿。

“上門女婿?你看我像是當上門女婿,吃軟飯的人嗎?”夏凡笑嗬嗬的問。

“像!”黑玫瑰堅定不移的回答道。

而後,補充說:“就你這副臭皮囊,一看就是吃軟飯的嘛!到我家來吃軟飯,我是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
“到一隻母老虎家裡去吃軟飯,飯吃不吃得著不好說,反正我肯定是要被那隻母老虎給吃了的。”

“滾蛋!誰是母老虎?”

黑玫瑰一手叉著小蠻腰。一手指著夏凡鼻子,凶巴巴的質問道:“我有那麼凶嗎?”

“呃......不凶。”

夏凡一臉怕怕的看著這小娘們,說:“你可溫柔了。”

“再敢說我是母老虎,我撓死你!”

黑玫瑰張牙舞爪,比母老虎還要凶。不過,她自認為自己是超級溫柔的,纔不要當母老虎呢!

“溫柔可人的小姐姐,你過去幫我把那些青花瓷瓶的碎片,全部拿過來,好不好呀?”

“憑什麼啊?”

“因為你溫柔可人,善解人意啊!”

“少跟我嘴甜!”

在說了夏凡一句之後,黑玫瑰篤篤篤的跑過去,把青花瓷瓶的碎片拿了過來。

夏凡蹲在地上,用藥罐子裡的黑糊糊,一片一片的在那裡粘了起來。

他才粘了兩片,黑玫瑰就忍不住了,溫溫柔柔的提醒說:“你這粘的不對,花紋都對錯了。”

“哪裡不對了,是對的!之前這個青花瓷瓶的花紋,纔不對呢!所以需要把它摔碎,重新粘好,才能對!隻有按照對的圖案,把它重新粘好,才能顯出真身。”

夏凡很認真的在那裡跟黑玫瑰解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