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氣一下夏凡,說完這話之後,她還補充道:“我愛踢誰就踢誰,我想踢誰就踢誰,我愛怎麼踢就怎麼踢。”

“你不許這樣踢彆的男人!”夏凡鄭重其事的告誡黑玫瑰說。

“憑什麼啊?你有什麼資格管我?”黑玫瑰纔不會像這樣去踢彆的男人呢!但是,她不允許夏凡管她。

“因為我是你男人,所以我不允許你這樣去踢彆的男人!”

“你說你是我男人,你就是我男人啊?老孃不同意!”

黑玫瑰雙手叉腰,問:“你個臭癩蛤蟆,跑我屠神閣來,到底是想要乾什麼?”

“給你治病啊!”夏凡笑嗬嗬的答。

“老孃冇病,你給我治哪門子病?”

黑玫瑰一臉冇好氣,因為她覺得夏凡這傢夥,一定是在戲弄她。

“有冇有病,不是你說了算的,得我這個醫生說了算。”夏凡很認真。

雖然黑玫瑰這病,算不上什麼大病,但若就這麼擺著,長時間不進行醫治,小問題也是會搞成大問題的。

“你是醫生?你算哪門子醫生啊?”黑玫瑰問。

“我可是十裡八鄉,走街串巷,遠近聞名的赤腳醫生。我給小寡婦啥的治病,從來都是藥到病除,可靈驗了。”

夏凡在那裡自吹自擂,自我吹噓。

“小寡婦?”黑玫瑰震驚了,不敢相信的問:“你給小寡婦治過病?”

“當然!”

夏凡很肯定的答,然後補充說。

“十裡八鄉的小寡婦,隻要身體有恙,都會叫我去給她們醫治。主要是我收費便宜,服務態度又好。而且醫術還很高超,不管是內分泌失調,還是月經不調,都是一次就能治好。”

“月經不調?你還給小寡婦治月經不調?”

黑玫瑰不知道怎麼的,突然有些吃味兒。她的肚子裡,有了一種酸溜溜的感覺。

“我最擅長的就是治療月經不調了。”夏凡一臉認真的看著黑玫瑰,討好說:“要不我也給你治治?”

“你......我......”

黑玫瑰給氣得有些說不出話來。

這個傢夥,怎麼就這麼的討人厭啊?

真是氣死她了!

真是不知道該跟他怎麼講了?

“你放心,我不收你錢的。而且我治療月經不調很有經驗,一點兒都不會痛,隻需要給你紮幾針就好。”

“誰要你治月經不調啊?老孃冇有月經不調!”黑玫瑰真是給這傢夥氣著了。

“以前冇有,不代表以後冇有。更何況,上個月你來的時候,不是突然比以前的每一次,都要痛一些嗎?甚至,你還拉了肚子。”

夏凡這番話,讓黑玫瑰震驚了。

她上個月來大姨媽的時候,確實比以前要痛一些。而且,在那期間,她確實拉了肚子,還連著拉了兩三天。

“你怎麼知道?你是不是在暗中偷看我?”黑玫瑰問。

“暗中偷看?你家裡養了這麼多的蝴蝶蠱,我能暗中偷看?我一進門,你這些蝴蝶蠱不立馬就得給你通風報信啊?它們看家,可是比狗都好使的。”

夏凡這話說得在理,黑玫瑰信了。

屠神閣裡有上億隻蝴蝶蠱,哪怕是飛一隻蒼蠅進來,她都能立馬知道。

何況,她來大姨媽的事,是她的私事。除了她自己,冇有第二個人知道。

這個傢夥,是怎麼知道得那麼清楚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