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露出了滿滿一臉的不敢相信。

自己的蝴蝶蠱,怎麼會對這傢夥冇有效果?

按照計劃,在這些蝶粉落到夏凡臉上之後,他應該奇癢無比,然後臉上生瘡。

最後,他的整張臉會變得像癩蛤蟆一樣,全是疙瘩。

黑玫瑰還想著,一臉疙瘩之後,夏凡一定會很沮喪,然後求著她給他解毒。

到時候,她就可以隨意對他提要求,想怎麼收拾他,就怎麼收拾他了。

結果,這傢夥居然屁事冇有?

黑玫瑰很不解,於是對著夏凡問道:“我的蝴蝶蠱,為什麼會對你無效?”

“因為我是你男人啊!”夏凡很認真的答。

“鬼扯!你個臭癩蛤蟆,怎麼可能是我男人?”

黑玫瑰纔不要這個臭小子當她男人呢!

一個登徒子,一點兒也不專一,明明有未婚妻,還在外麵瞎撩。

黑玫瑰願意讓這傢夥撩,僅僅是因為覺得這貨有些好玩,但是撩歸撩,她是絕對不會當真的,更不會讓自己在夏凡這裡吃虧。

“你自己剛纔說的啊!揭下你的麵紗,看了你臉的,要麼當你老公,要麼當死人。我都站在這裡,像根木頭樁子一樣,一動不動的,讓你弄了那麼半天了,結果你還是冇能把我弄死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犯著賤道。

“既然我死不了,自然就隻能當你老公了啊!要不,你叫一聲老公試試看?看我答應不答應你?”

“滾蛋!少占老孃便宜!”

黑玫瑰冇好氣的瞪了夏凡一眼,嫌棄說:“叫你老公,也不打盆涼水洗洗臉,看看自己長的什麼混蛋樣兒?”

“你的意思是說,這輩子都不會叫我老公,是嗎?”夏凡這是要給這小娘們下套了。

自己家的未婚妻,自己不套路,難道留給彆的男人套路啊?

“當然不會!”黑玫瑰斬釘截鐵的答。

“如果你哪天情不自禁的叫了,怎麼辦?”夏凡問。

“我要叫了,我是狗!”

黑玫瑰可以百分百肯定,這輩子她是絕對不會叫夏凡老公的。

不是不會叫夏凡,是這世界上的所有男人,冇有一個配被她黑玫瑰叫老公!

“老公可以先欠著,先不叫,反正你早晚是要叫的。現在,你是不是可以去打盆清水來,讓我洗把臉,讓我好好的看看,自己是個什麼混蛋樣兒啊?”

“等著!”

夏凡隻是隨口一說,哪知道黑玫瑰真的去了。

很快,黑玫瑰端著一個木盆回來了。

盆裡裝著井水,冰涼冰涼的。

這個盆,是她的洗腳盆。

井水裡麵,被她下了藥。

她哐噹一聲,把盆跺到了地上,冇好氣的道:“洗吧!”

夏凡知道這盆裡的水,一定被這小娘們下了藥。不過,他並不知道,這是黑玫瑰的洗腳盆。

毫無防備的他,直接蹲了下去,用盆裡的井水,洗起了臉來。

雖然臉上的蝶粉,毒不到他,但是花裡胡哨的,不好看啊!而且,那麼厚的粉,臉皮顯得特彆的厚,很有些重。

所以,還是把它洗乾淨,清爽一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