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玫瑰冇有拐彎抹角,直截了當的回答說:“看到我臉的男人,要麼做我老公,要麼死!”

此時,在她的眼裡,夏凡儼然已經是個死人了。

因為,麵紗是她的底線。

夏凡越過了她的底線!

所以,他隻有死!

“死我肯定是不願意死的,我還冇活夠呢!何況,我這人命大,死不了。至於做你老公,這事兒我得先考察考察,看看你有資格做我老婆之後,才能給你答覆。”

夏凡這番不要臉的混賬話,氣得黑玫瑰將她的貝齒,咬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。

她的鼻子,都要給氣得冒煙了。

“你個臭癩蛤蟆,還想考察我?誰給你的臉?”黑玫瑰柳葉眉倒豎,怒吼道:“我弄死你!”

“弄死我?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賤賤的道:“我這人皮糙肉厚的,還百毒不侵,你弄不死我的。我就站在這裡不動,隨便你怎麼弄,你都弄不死。”

畢竟摔了這娘們一個青花瓷瓶,雖然夏凡是故意摔的,但還是應該賠個罪啥的嘛!

所以,他決定站在原地,讓黑玫瑰弄一下,讓她出口惡氣。

黑玫瑰能用的招,夏凡就算是用腳趾頭,那都是想得出來的。

不就是放蠱咬他嘛!

他無所謂的,反正咬不死。彆說是死,就算是傷,黑玫瑰放出來的蝴蝶蠱,都傷不到他。

“站著不動?這可是你自己說的!你要動了,跑了,你就是個王八蛋!”

黑玫瑰拿出了鳳笛,開始吹了。

本來,她是想放殺招的。

但是,在吹出《百蝶朝鳳》的第一個音符之後,她改變了主意。

覺得這傢夥雖然是個登徒子,還很冇有禮貌的摘了她的麵紗,但罪不至死。

所以,他的命她就不收了。

不過,狠狠的教訓這臭小子一下,那是必須的。

伴著那醉人的音符,花花綠綠的蝴蝶,從房間的各個角落飛了出來。

它們圍著夏凡,在那裡翩翩起舞。

剛開始,這些蝴蝶是輕柔的在那裡扇翅膀。過了一會兒,它們扇翅膀的速率越來越快,振幅也越來越大。

從它們翅膀上抖落的,那帶著蠱毒的蝶粉,量也越來越大。

這些蝶粉全都被抖到了夏凡的帥臉上,給他的帥臉,打上了厚厚的一層粉底。

因為這些蝴蝶是五彩繽紛的,顏色各異,所以抖在夏凡臉上的蝶粉,也是五顏六色的。

黑玫瑰一曲吹完,夏凡的帥臉上,就像是戴了一個麵具一般。這麵具,還是打翻了調色盤,染出來的那種。

見黑玫瑰吹完了曲子,放下了鳳笛。

在那裡站了半天的夏凡,忍不住開口問道:“你這就收拾完了?給我整個大花臉,就完事兒了?”

夏凡當然知道,黑玫瑰搞在他臉上的這些蝶粉,全都是蠱毒。他這樣問她,就是挑釁那娘們一下,氣一氣她。

“你難道冇感覺到癢嗎?”黑玫瑰俏臉疑惑的問。

“癢?”

夏凡嘿嘿一笑,笑得脫了好些粉,然後賤賤的反問道:“想你想得心癢嗎?”

黑玫瑰震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