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,黑玫瑰的巴掌並冇能成功扇到夏凡臉上。

反而,她的手腕還給夏凡死死的抓住了。

“就算我是你男人,你也不能隨便扇我的臉啊?”夏凡笑嗬嗬的犯賤道。

黑玫瑰想要掙脫,可是她的手腕被夏凡死死的掐著,怎麼掙都掙不開。

她氣得用高跟鞋,狠狠的往夏凡的腳背上一跺。

“啊!”

夏凡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慘叫,叫完抱著他那受傷的腳丫子,在那裡跳。

“你乾嗎踩我啊?”

夏凡很無語。

這個媳婦,他是真的不準備要了,連認他都不想認了。

第一次見麵,下腳就這麼狠,日後還得了啊?

不要了!不要了!反正媳婦多,這樣的母老虎,就不要了,誰愛要誰要去!

黑玫瑰雙手叉腰,像隻母老虎一般,凶巴巴的吼道:“踩你還算是輕的,居然敢占我便宜?踩不死你個王八蛋?”

吼完,黑玫瑰就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般,她突然就醍醐灌頂,彷彿知道該怎麼製服眼前這貨了。

用蝴蝶蠱毒不了他,那就直接上手,揍他。

夏凡是不可能跟女人動手的,他從小就被師姐們教育,養成了被女人打不還手,最多隻是嘴賤幾句,然後撒丫子跑的優良品質。

所以,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撒潑打滾道。

“我受傷了!我要藥!不然我這腳治不好,就走不了路,今晚得住在你這裡。我彆的床不睡,就隻睡你的床。”

這操作,看得黑玫瑰一愣一愣的。

“你這是再跟我耍賴?”她問。

“耍賴?”夏凡搖頭,說:“我纔沒有耍賴!”

“不是耍賴,你像個潑皮一樣在地上滾來滾去乾什麼?”黑玫瑰問。

她那給黑紗遮住的嘴角,浮出了一絲微笑。

向來是不苟言笑的她,居然給夏凡逗笑了。

以前的黑玫瑰,對男人那是一點兒興趣都冇有,甚至看到男人,她就覺得噁心。

但此刻,她居然打心裡覺得,男人好像也冇那麼噁心,還怪好玩的。

“我見你家地板臟了,幫你拖地,不可以嗎?”夏凡用最硬的語氣,說了最軟的話。

雖然他還冇有拍出婚書,跟黑玫瑰說,她是他的未婚妻之一。但是,夏凡知道這娘們是他那九個未婚妻之一啊!

所以,在黑玫瑰麵前,他硬不起來,隻能軟著。

黑玫瑰給逗樂了,差點兒就破了防。

她趕緊強行擺出了一張冷冰冰的臉,冇好氣的命令道:“拖地?去廁所那邊拖拖,廁所比較臟。”

“我不拖了。”

夏凡麻溜的站了起來。

“切!”黑玫瑰白了他一眼,問:“怎麼自己就站起來了啊?不撒潑打滾兒耍賴了?”

“不耍了。”夏凡嘿嘿一笑,問道:“說正經的,你這裡是不是有昇仙草?”

“昇仙草?”黑玫瑰疑惑的看著眼前這貨,問:“你是來求昇仙草的?”

“除了昇仙草,你這裡還有彆的跟更猛的藥冇?”

夏凡這一問,讓黑玫瑰直接把柳葉眉給皺了起來。

她一臉疑惑的看著這個傢夥,問:“你到底想要乾嗎?”

“我來買藥啊!我是個赤腳醫生,聽說你這裡有奇花異草,有不少的神藥,所以想搞點兒回去,好好研究研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