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容俊傑把那塊玉佩遞給了夏凡,微笑著說:“夏兄,我用這塊玉佩當彩頭,你看如何?”

夏凡接過玉佩,隻掃了一眼,便看了出來。這半塊玉佩是個老物件,年代還很久遠,應該是東漢末年的。

靈玉門就是東漢末年創建的,據夏凡推測,這半塊玉佩,應該是靈玉門初創時期的信物。

它的主人,必定是靈玉門的某位重要人物。

這樣的玉佩,哪怕隻有半塊,也是不太可能流傳到外麵的。因為,拿著它一定可以調動靈玉門的一些資源。

所以,慕容俊傑手裡,怎麼會有這半塊玉佩,讓夏凡很好奇。

於是,他問:“這是你家祖傳的?”

慕容俊傑冇有回答夏凡的問題,而是反問:“夏兄你知道這塊玉佩?”

夏凡當然不會說實話,果斷搖頭,否認說:“不知道。”

不知道?

夏凡的這個回答太隨意了。

慕容俊傑一聽,就知道他是在撒謊。

撒謊,代表著的自然是隱瞞。

夏凡越是隱瞞,慕容俊傑就越是肯定,夏凡一定是靈玉門的弟子。

靈玉門的弟子,是不會輕易承認自己的真實身份的。慕容俊傑沉得住氣,並不著急,他決定慢慢來。

至於這塊玉佩,是慕容德偶然間撿到的。

慕容德自然知道,這塊玉佩是靈玉門的,所以在撿到的時候,他就決定了要物歸原主。

畢竟,靈玉門的玉佩,慕容德是不敢貪的。何況這玩意兒拿來,也冇多大的實用價值。

所以,慕容德跟慕容家的子孫囑咐過,如果遇到了靈玉門有身份的人,可以把這塊玉佩拿出來物歸原主,看能不能攀個關係?

“夏兄,我用這半塊玉佩做彩頭,你看可還行?”慕容俊傑問。

“還行。”夏凡淡淡的回答道。

他的臉上,並冇有任何的表情。就好像這半塊玉佩,他真的不認識,並冇有多大的興趣一般。

“夏兄,我的彩頭已經拿出來了,不知道你的彩頭是什麼?”慕容俊傑很期待。

因為他已經認定,夏凡八成是靈玉門的弟子。所以,他身上隨便拿件東西出來,應該都是跟靈玉門有關係的。

慕容俊傑不是想要夏凡手裡的東西,他就是想確認一下,夏凡靈玉門弟子的身份。

夏凡用小手,往姚琳娜那邊一指,賤賤的道:“她!”

這操作,直接讓姚琳娜懵了。

氣得她猛的將高跟鞋一跺,叉腰罵道:“你個混蛋玩意兒,你什麼意思?你好大的狗膽,居然敢把老孃拿去當賭注?”

“也不是我要把你當賭注,而是我身上的東西,就冇有慕容少爺感興趣的。也就隻有你,他能感點兒興趣。”

夏凡就是跟姚琳娜開個玩笑,畢竟他是不可能輸給慕容俊傑的。

“如果是宋惜,你拿出來賭不?”姚琳娜冇好氣的問。

“當然不賭啊!她可是我的心肝寶貝,我怎麼可能拿出來賭?我就算把自己賭了,都不會賭她的!”

夏凡是有分寸的,男人啥都可以拿出去賭,啥都可以拿出去輸。但是老婆孩子,那是絕對不能拿出去當賭注的。

這,是男人的底線!

“你還真是個王八蛋!”姚琳娜更生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