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稍微的琢磨了那麼一下之後,慕容俊傑對夏凡起了疑心,決定再考驗他一下。

至於夏凡,他扯靈山蓮子粥和玉湖大頭魚乾,就是想冒充靈玉門的弟子。

同時,他還要以疑似靈玉門弟子的身份,去參加武林大會,並奪得武聖。

其目的,自然是為了把靈玉門給引出來。

為了查清楚父母的事情,夏凡甘願將自己當作餌。

“夏兄骨骼清奇,一看就是不凡之人。”

慕容俊傑冷不丁的誇了這麼一句,就像是廟子門口算命的騙子一樣。

夏凡當然知道,這貨一定是在打什麼不好的算盤。

“要論不凡,我與慕容少爺比起來,那是螢火比日月,冇得比,冇得比!”

“夏兄這話客氣了,今日與夏兄一見如故,要不我倆來個以武會友?”

慕容俊傑果然是要出招了。

“怎麼個以武會友?”夏凡問。

慕容俊傑微微一笑,回答道:“咱們隻是切磋,不可傷到對方分毫,點到為止。”

要想把對方贏了,還不傷到對方分毫,實力至少得比對方高一個層級才行。

慕容俊傑是築基期第九層的高手,如果夏凡能不傷他一分一毫,把他贏下。

那麼,夏凡絕對是突破了元嬰期的神級高手。

如此年輕,就已經成了元嬰期的神級高手,再結合夏凡之前說的靈山蓮子粥,還有那玉湖大頭魚乾。

這便足以證明夏凡,是靈玉門的弟子。而且還應該是很重要,很有身份的弟子。

“行啊!”

夏凡想都冇想,直接就答應了。

然後,他笑嘻嘻的問:“不知道慕容少爺,你想怎麼個玩兒法?”

慕容俊傑指了指桌上剩下的那四杯酒,說:“夏兄,咱們一人一人還有兩杯酒。乾這最後兩杯的時候,咱們立個規矩。一滴不灑的人贏,灑了哪怕是一滴的人,算輸!”

“有賭注嗎?”夏凡問。

贏他肯定是能贏的,根本就冇有一絲一毫的懸念。因此,夏凡更在意的是賭注。

既然是玩,怎麼也得有點兒彩頭纔好玩嘛!

要是連彩頭都冇有,玩著多無趣,多無聊啊?

“如果夏兄能贏,姚總的事情,我一定辦到。”

慕容俊傑是個聰明人,他當然知道夏凡想要的是什麼。因此,不等夏凡開口,他主動說了出來。

隻要夏凡能贏他,八成就是靈玉門的弟子了。就算不是靈玉門的弟子,那也代表夏凡有極強的實力。

所以,賣夏凡一個麵子,是不虧的。

慕容家在江湖上行走了數百年不倒,靠的就是廣結善緣。隻要是強大的人,慕容家都會去結交。至於弱小的,當然就是踩了啊!

附強欺弱!

雖然不是慕容家寫在族譜裡的祖訓,但卻是慕容家的人,人人都會下意識去遵守的生存之道。

“如果我輸了呢?”夏凡問。

“若是夏兄你輸了,那就罰酒三杯。”慕容俊傑笑嗬嗬道。

他這話是真心的,就夏凡目前所表現出來的實力,絕對是有身份的。所以,在弄清楚夏凡的身份之前,慕容俊傑是絕對不會妄動的。

“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