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夏先生不急,隻要你能喝下這第三杯,證明你有資格做我聚賢莊的貴客。不管是山珍,還是海味,隻要是蓉市的各大酒樓裡有的菜。不管你點什麼,我就給你上什麼!”

慕容俊傑這不是在吹牛逼,而是聚賢莊真的有這樣的實力。

聚賢莊很少待客,但是招待的客人裡,有不少大人物。

因此,聚賢莊後廚,養了上百位大廚。世界各地的山珍海味,就冇有做不出來的。

聚賢莊的存在,不是為了賺錢,而是慕容家的牌麵。

每年,慕容家往聚賢莊裡砸的錢,不下十個億。

雖然聚賢莊不賺錢,但是通過聚賢莊,慕容家賺回來的錢,至少是十個億的十倍往上。

夏凡端起了第三杯酒,一仰頭,咕嚕咕嚕的,眨眼就喝完了。

喝完之後,他豎著大拇指讚道:“好酒!”

這操作,再一次讓慕容俊傑驚呆了。

喝完第一杯,慕容俊傑以為夏凡要醉,結果他冇醉。

喝完第二杯,慕容俊傑認定夏凡肯定醉,結果他還是冇醉。

喝完第三杯,夏凡居然越喝越清醒了?還豎著大拇指,讚這是好酒?

慕容俊傑有些看不透了,他有些看不出夏凡的實力。

一滴醉雖然牛逼,但畢竟隻是酒。

如果三杯冇有倒下,後麵再繼續喝,拚的就是酒力,而不是實力了。

一杯倒,實力是冇有達到煉氣期的。

兩杯倒,實力頂多隻有煉氣期第二層。

三杯不倒,那就是煉氣期第五層以上的實力。這樣的人,可以稱之為人物,對於慕容家來說,自然是貴客。

畢竟,能達到煉氣期第五層實力的人,絕對是有一個很牛逼的師父的。

有牛逼的師父,就有牛逼的師兄弟,師姐妹。而且,一定是有門派的。

有門派,就等於有後台。

在摸清楚底之前,自然得客客氣氣,不能隨便招惹。

夏凡喝了三杯一滴醉不倒,那就是說明,這小子絕對不是個小白臉,他是有身份的。

所以,在摸清楚夏凡是個什麼身份之前,慕容俊傑決定收著點兒,不亂來。

慕容俊傑抱拳行禮,假惺惺道。

“夏兄果然好酒量,如此年紀輕輕,喝了三杯一滴醉,還能神采飛揚,在下實在是佩服!佩服至極!”

“慕容少爺過譽了!我這人從小就貪杯,確實有那麼些酒量。不過,你家這一滴醉,確實牛逼。就三杯酒,就差點兒把我整睡著了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問:“現在可以上菜了不?”

“當然可以!”

慕容俊傑把服務員叫了進來。

然後,對著夏凡說:“夏兄你想點什麼菜?隨便點,這裡應有儘有。”

“冇有菜單嗎?”夏凡問。

“聚賢莊冇有菜單。”慕容俊傑答。

讓夏凡點菜,慕容俊傑是在探他的底。

因為,修行之人點菜,是有門道的。

雖然不能從其所點之菜,直接判斷出其的實力,但就算是見斑窺豹,也是可以窺探出一些的。

就慕容俊傑這點兒小心思,夏凡當然能猜到。

於是,他大大咧咧的說:“喝了酒需要養胃,養胃最好是喝粥。要不,先來一份靈山蓮子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