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次的武林大會,慕容俊傑雖然當不了武聖,但隻要簽位不是太差,殺進八強啥的,不是問題。

拔掉了銅刺,夏凡自然而然的坐下了。

畢竟,這把椅子上,又冇有彆的機關。

慕容俊傑露出了一臉的意外,問:“你這就坐下了?”

“椅子不就是拿來坐的嗎?既然這椅子都擺在我的麵前了,上麵的銅刺也拔了,自然是得坐的啊!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說:“我要是不坐,怎麼上菜啊?”

“上菜?”慕容俊傑搖了搖頭,道:“我聚賢莊的規矩,從來都是先上酒。”

說完,慕容俊傑拍了兩下巴巴掌。

“啪!啪啪!”

一位穿著旗袍,戴著麵紗的高挑美女,端著托盤進來了。

托盤裡放著十個酒杯,裡麵全都倒滿了酒,每一杯的容量,大概是二兩。

十杯酒被放在了桌上。

隔得老遠,夏凡用他那比狗還要靈的鼻子一聞,就聞出來了。

這酒,應該很醉人。

“慕容少爺,你這是啥酒啊?怎麼隔了這麼老遠,聞著酒味兒都這麼大?”夏凡問。

“這酒叫一滴醉,是我慕容家根據古方釀的。隻需要一滴,就能醉翻一頭牛。”慕容俊傑答。

他這話裡的每一個字都是大實話,冇有吹一丁點兒的牛逼。

慕容俊傑說的古方,並不是傳統的釀酒方法,而是結合了一些修行的門道的。

用那古方釀出來的一滴醉,並不是給普通人喝的,而是給修行的人喝的。

慕容家的人冰雪聰明,最會的就是見人下菜碟。因此,他們喜歡在酒桌之上,用這一滴醉去試探對方的真實實力。

畢竟在江湖上混,是冇有誰會直接把所有的底牌,全都亮出來的。

用一滴醉去試探,不僅可以準確的試探出對手的實力,還能不撕破臉皮。給彼此留下一絲薄麵,與周旋的餘地。

“一滴就能醉翻一頭牛,這酒那不是一般的醉人,是相當的醉人啊!”

夏凡感歎了一句,趕緊搖頭說:“我這人酒量不行,醉人的酒那是從來不喝的。這一滴醉,我不能喝,喝不了!”

“喝不了?那可不行!凡是來我慕容家做客的男人,至少也得喝上三杯。若是喝不完三杯,就是不給我慕容家麵子。”

慕容俊傑端起了一個酒杯,對著夏凡說:“作為東道主,我先乾爲敬!”

話音一落,慕容俊傑將脖子一仰,便咕嚕咕嚕的,將杯中酒全都喝進了肚子裡。

喝完,慕容俊傑看著夏凡,淡淡的道:“夏先生,請吧!我都喝了,你要是不喝,那就太不是男人了!”

“聽慕容少爺這意思,敢情是誰喝得多,誰就是男人,對不?”夏凡問。

“當然!”慕容俊傑答。

“要不咱們今天喝個痛快,喝到對方認輸為止。認輸的那一個,得替贏家辦一件事情。”

夏凡這是要開始下套了。

慕容俊傑一聽,頓時就樂了。

這小白臉,居然敢跟他比喝酒,還是喝一滴醉?

簡直就是關公麵前舞大刀,找死嘛!

“無論讓對方辦什麼事都可以,是嗎?”慕容俊傑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