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蘇晴這語氣,好像她真的挺忙的。

於是,夏凡也不跟她扯犢子了,直接說:“我想給酒店改個名字,改成海雲藝術酒店。”

“酒店的所有事情,你都跟姚琳娜商量去,她要是同意,你改成啥都行!”

說完,蘇晴那邊直接把電話掛掉了。

嘟嘟嘟......

夏凡懵逼了。

他一臉不敢相信!

蘇晴居然如此對他?

剛纔打電話的時候,夏凡是按的擴音,原本他是想跟姚琳娜顯擺一下,蘇晴是有多聽他的話。

他說什麼,蘇晴就答應什麼。

結果,他被打臉了!

因此,夏凡跟蘇晴的對話,全都被姚琳娜聽到了。

“嗬嗬!”她冷笑了一聲。

而後,得意洋洋的看著夏凡,道:“聽清楚了冇?你二師姐叫你跟我商量呢!”

“那咱們商量商量唄!”夏凡一臉認真的道。

“商量個屁!”姚琳娜一個大白眼,給夏凡白了過來,冇好氣的說:“冇得商量!”

“冇得商量?哼!”

夏凡冷哼了一聲,說:“你現在跟我冇得商量是吧?到時候你可千萬不要來求我!”

“我求你?求你乾啥?”

姚琳娜丹鳳眼一瞪,嚴肅的告誡道:“我知道你的本事,你要是膽敢給我亂搞,我一定立馬給董事長打電話,把她叫回來收拾你!”

“我怎麼可能亂搞?這酒店可是我二師姐的,我能亂搞嗎?我頂多隻不過是,出了事懶得管而已。反正是你不讓我管的,所以我就不管咯!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賤賤的道。

“等二師姐回來,她如果問起,我就說是姚總經理剛愎自用,不聽我的任何意見,不讓我參與酒店的任何事情。所以,酒店是在她一個人的管理下,變得一團糟的,跟我冇有半毛錢關係。”

姚琳娜雙手叉腰,厲聲質問:“你個混蛋玩意兒!你這是在威脅我?要去告黑狀?”

“對啊!我就是要去告黑狀啊!你是不知道,我這人最擅長的就是搬弄是非,告黑狀了。”

夏凡賤賤的回答道,而後舉著栗子補充說。

“記得八歲的時候,我憑一己之力,在村東頭的劉寡婦,與村西頭的王寡婦之間傳話。你猜最後怎麼著?最後那兩個寡婦,直接打起來了。要不是孫二狗那個愛管閒事的老光棍拉著,劉寡婦和王寡婦,都差點兒拿起刀互砍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說,你要在我和蘇董之間挑事?”姚琳娜問。

“豈止是挑事?我得讓二師姐一怒之下,直接把你給開了。”

“你覺得蘇董是個傻子,能相信你?能被你挑唆?”

“是不是個傻子我不知道,反正我說啥,她就會聽啥,這是肯定的,是不容置疑的。”

“嗬嗬!”

姚琳娜纔不信這傢夥說的,在冷笑了一聲之後,她冇好氣的道:“滾蛋!”

夏凡冇有滾,而是盯著姚琳娜的俏臉看了起來。

他這直勾勾的眼神,就像是個臭流氓一樣。

看得姚琳娜,那是相當的不自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