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經理辦公室。

姚琳娜正拿著她跟宋惜一起去逛街,買的那些衣服,在那裡對著鏡子比劃。

這時,夏凡進來了。

“姚琳娜!”

夏凡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吼,把姚琳娜嚇了一大跳。

在那女人驚魂未定的時候,他賤賤的補充說:“上班時間不好好工作,居然在這裡臭美?你就不怕我去蘇董那裡,打你的小報告?”

“混蛋玩意兒,嚇死姐姐我了!你不在房間裡陪媳婦,跑我這裡來乾什麼?”

姚琳娜把手裡的漂亮裙子放回了手提袋裡。

然後,她看到了夏凡兩隻手裡,分彆捉著的兩條綠色的翡翠小魚。

“你這是要乾什麼?”她指著那對陰陽魚問。

“這是陰陽魚,我準備拿來養在酒店大門口的噴泉池裡的!”夏凡說。

姚琳娜拿過那對陰陽魚,很認真的鑒賞了一番。

“原材料是極品帝王綠翡翠,光是這材料,就價值不菲。”

然後,她發現了一些不對勁兒,笑吟吟的問:“這對陰陽魚,是你親自雕刻的?”

“對啊!”夏凡點頭,自吹自擂的答:“除了我,還有誰能有這樣的手藝?”

“有你這樣手藝的人多了去了,不過像你這樣賤的,那還真是不多。”

關柔柔指了指左手那隻翡翠魚肚子下麵,靠近尾巴那裡的那個小點點,問:“這是啥玩意兒?”

“你說是啥玩意兒?既然是陰陽魚,自然是得分陰陽嘛!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補充說:“這條是陽魚,你拿著去跟那條陰魚合一合,保證是可以嚴絲合縫,完美契合上的。”

“你就死不正經吧?”

姚琳娜就認定這傢夥是不正經,是故意的!

其實,她這真的是誤會夏凡了。因為,陰陽魚的聚財效果要想達到最好,必須得如此雕刻。

陰陽不分,財運不來!

在雕刻這對陰陽魚的時候,夏凡是花了很多心思的。因為,這一對陰陽魚,關係到海雲藝術酒店的成敗。

“對了!”夏凡突然一臉認真的看著姚琳娜,道:“我準備給酒店改個名字。”

姚琳娜腦袋瓜子嗡了一下,有點兒懵。

因為她不知道,這傢夥是要唱哪一齣?

於是,疑惑的問:“改名字?改什麼名字?”

“改成海雲藝術酒店。”夏凡答。

海雲藝術酒店?

這個名字,讓姚琳娜更加疑惑了。

因為,按照海韻度假酒店的裝修等級來說,就算是要改名,也該改成國際酒店,或者國際大酒店啥的啊!

藝術酒店?

這名字不僅有些小家子氣,而且格調太低了,就像是那種民宿。

取這麼個名字,姚琳娜肯定是不會同意的,就算夏凡是蘇晴的小師弟,她也一樣不會同意。

海雲度假酒店,是海雲集團在蓉市的第一個項目,從奠基到試運營,全都是她姚琳娜在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