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開心就想捶你。”

“不開心呢?”

“不開心更要捶你!”

夏凡無語。

這母老虎,還是離遠點兒比較好。

16樓。

宋惜挽著夏凡的胳膊,兩人親親昵昵的走進了會場。

一個光頭大哥,滿臉堆笑的迎了過來,他是沙嚴鐸。

脖子上戴著一根大金鍊子,比大拇指還要粗一倍。在他的後頸上,紋著一個飛鳥圖案,神似朱雀,但絕對不是朱雀。

那個飛鳥圖案,引起了夏凡的注意。

夏振龍留下的那枚玉佩,在很小的時候,夏凡是拿來玩過的。他依稀記得,在那枚玉佩上,刻著一隻跟這飛鳥很相似的鳥。

那枚玉佩有個名字,叫四靈佩。

父母被害,跟四靈佩有莫大的關係。

這個沙嚴鐸,跟那四靈佩,莫非也有淵源?

沙嚴鐸先看到的自然是宋惜,她穿著高貴典雅的黑色晚禮服,國色天香,傾國傾城。

一看到宋惜,他這小心臟就怦怦怦的,快要跳出來了。

“你誰啊?往哪兒看呢?”

夏凡提醒了一聲,然後趕緊自己動手,把宋惜那小V領的暗釦,啪嘰給她扣上了。

雖然就算那暗釦不扣,沙嚴鐸也啥都看不到。但是,夏凡還是覺得,女孩子在外麵,應該保守一點點。隻有在自己的未婚夫麵前,纔可以展示那種性感風的美。

沙嚴鐸愣了一下,然後用不善的眼神看向了夏凡。

這傢夥上身穿著地攤貨T恤,還寫著nake。下身是一條大褲衩,寫的是abdas。腳上踩著的人字拖,還畫著一個H。關鍵是,那H外麵還有個圈?這是想裝愛馬仕,給整成本田了?

這是哪個村裡來的土包子?簡直土得掉渣!

就這樣的貨色,居然當著自己的麵,對自己癡心妄想了好久的女神動手動腳?

他這是在啪啪打自己的臉啊!

宋惜這賤女人,之前不是跟自己裝清純玉女嗎?怎麼今天,大庭廣眾的,這土包子的手都動到她那裡去了,她也不知道躲一下?

作為萬福玉行的董事長,沙嚴鐸是有身份,有地位的。收拾這麼一個土包子,他當然不會自己動手。那樣,也太給這土包子臉了!

於是,他對著門口的保安喊道。

“你們安保工作怎麼做的,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往裡麵放?不知道今天的賞石大會,隻有拿著請柬的貴賓纔可以進來嗎?”

沙嚴鐸指著夏凡,說:“這個不知道從哪裡混進來的土包子,居然對海雲拍賣的宋經理耍流氓?還不趕緊的,把他給我轟出去!”

在海雲大酒店,對海雲拍賣的宋經理耍流氓?

這話猶如一道晴天霹靂,直接把眾人的目光,全都吸引了過來。

宋惜進來的時候,是挽著這土包子胳膊的。沙嚴鐸知道她一定是在演戲,是想讓他放棄對她的幻想。

這個土包子,絕對是宋惜找來的擋箭牌。說不定還是臨時起意,在某個APP下單訂的日租男友。

所以,沙嚴鐸靈機一動,來了這麼一出。

他倒要看看,當著這麼多有頭有麵的大人物的麵,代表海雲拍賣出席今晚賞石大會的宋惜,會如何應對?

隻要她不傻,一定會順著自己的話,啪的賞這土包子一個大耳刮子,然後罵他流氓。

四名身材魁梧的保安小跑了過來,圍住了夏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