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花三千萬買了一塊綠色的玻璃,還不可笑嗎?哈哈哈哈......”

這次夏凡不再嘿嘿嘿了,索性直接在那裡哈哈哈了起來。

雖然聽出了夏凡這話有些不對味兒,但金寶鑾還是有些不明白。

於是,他臉色陰沉的問:“綠色的玻璃?什麼綠色的玻璃?”

“就你買的這塊原石啊!莫非你以為,它能開出帝王綠的翡翠來?我現在就可以提前告訴你,裡麵根本不是帝王綠的翡翠,而是綠色的玻璃!一整塊都是玻璃!”

在開窗之前,夏凡就用透視技能把這塊原石給看清楚了。

就這玩意兒,哪裡是什麼帝王綠的翡翠?

如果真的是帝王綠的翡翠,他能讓給金寶鑾嗎?

就因為他一眼就看出來了,這原石裡麵是一塊綠色的玻璃,根本就不值錢,所以他才隻是拱了下火,把價格給推到了三千萬。

之所以在價格加到三千萬之後,夏凡冇有再加價,那是因為他判斷出來了金寶鑾的判斷。

他知道金寶鑾認定,這塊原石裡的帝王綠翡翠,如果成色不夠好,價值可能就在三千萬左右。

所以,要是他再繼續把價格往上麵加,金寶鑾很可能就不跟了。

如此一來,他不就玩砸了嗎?

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這樣的傻事,夏凡是絕對不會乾,也不可能乾得出來的。

一整塊都是玻璃?

怎麼可能是玻璃?

雖然金寶鑾並不相信夏凡的話,但在夏凡說完之後,他的心裡,還是不免咯噔了一下,突生了一些個忐忑。

聰明的他,並冇有立馬叫開石師傅把原石切開。

因為,如果裡麵真的是玻璃,在切開之後,這塊原石就廢了。

不切開,就開著這麼一個小視窗,金寶鑾可以在金泉集團搞賭石的時候,那到現場去忽悠人。

玩賭石的人,最見不得的就是帝王綠。

因為,隻要一看到帝王綠,保證他們立馬就會熱血沸騰,然後失去理智。

翡翠有無數種顏色,但帝王綠是永遠的神!

因為,無論什麼顏色的翡翠,價值都是比不過帝王綠的。

以前帝王綠貴,那是因為少見。

隨著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,開采玉礦那是越來越容易,開采出來的帝王綠翡翠也越來越多。

如果單從數量上來看,帝王綠的翡翠早已經不再是物以稀為貴了。

現在帝王綠翡翠的價格,純粹就是商家的運作。

隻要是做玉石生意的人,就冇有誰的手裡冇有帝王綠。

人人都有,大家自然就會不約而同的,去哄抬帝王綠翡翠的價格。

為了讓帝王綠翡翠的價格維持在高位,隻要市麵上出現了低價的帝王綠翡翠,立馬就會被做玉石生意的大老闆收走。

在往外賣的時候,賣不賣得掉不重要,重要的是得把價格炒高。

隻要價格炒得足夠高,手裡的帝王綠翡翠,就算不賣掉,那也一樣是可以拿到銀行去抵押貸款的。

假如這次抵押一千萬,下次把同一塊翡翠炒高到兩千萬,就可以再去借兩千萬,來把這次的一千萬還了。

再下一次,就再炒一波,把它炒到三千萬,四千萬。

繼續玩借新賬,還舊賬。

隻要帝王綠翡翠的價格一直漲,銀行的錢就可以一直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