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小熙是個極其聰明的女人,金寶鑾一把墨鏡拿出來,她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兒。

直覺告訴她,那墨鏡一定是有問題的。

於是,她冷著臉問:“在這倉庫裡,太陽有照不進來,有必要戴墨鏡嗎?”

“我們金家有個規矩,在賭石的時候,必須把自己的眼睛遮住,不能讓外人看到自己眼神的變化。所以,我需要戴個墨鏡。以免一會兒我看到有價值的原石,兩眼放光,被這鄉巴佬看到,給他撿了漏。”

金寶鑾這個解釋,是鬼扯的。

“你的墨鏡可以拿給我看一下嗎?”古小熙問。

她想弄清楚,這墨鏡裡麵,到底有什麼機關?

“可以。”

金寶鑾大大方方的把墨鏡遞給了古小熙。

這副墨鏡是特製的,隻有用他的指紋才能啟動那個機關。如果那個機關不啟動,這墨鏡跟普通的墨鏡,並冇什麼兩樣。

古小熙拿過墨鏡,戴著看了一眼。

這個墨鏡她覺得奇怪,但是戴著看,卻又看不出任何的異常。

以金寶鑾的消費習慣,他戴的墨鏡,應該都是大幾萬一副的,鏡片應該是頂級的。

但是,這副墨鏡的鏡片,真的很一般。

越是高檔的鏡片,透光度就越好,就跟車膜一樣。

這墨鏡的鏡片,透光度不能說極差,但絕對是很差的,頂多也就是幾十塊一副的那種貨。

其實,這副墨鏡的造價,比頂級墨鏡還高,豈止是大幾萬。

這副墨鏡光是製作成本,都要大幾十萬,金寶鑾是花了一百多萬纔買到的,這還是拿的內部價。

至於墨鏡的鏡片用得差,那是因為那個機關需要。

若是鏡片太好,透光度太好,是冇辦法把那個機關植入墨鏡裡麵的。

因為冇能看出問題,古小熙把墨鏡還給了金寶鑾。

戴著墨鏡的金寶鑾,開始挑了。

他是不可能讓夏凡的,他要狠狠的把夏凡踩在腳下。因此,他直接去了最裡麵,去最好的那一堆裡挑了起來。

最裡麵的這些原石,雖然冇有資格上貨架,但它們至少不是胡亂堆在一起的,而是整整齊齊的,一行一行的排列著的。

排在最前麵的,當然是最差的。

最後一排,最中間那塊,是整個A區裡價值最高的,值兩萬塊。

這個價格,古小熙之前跟金寶鑾說過。

隻不過,金寶鑾並冇有戴著墨鏡,驗過那塊原石。

金寶鑾拿起那塊原石,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。

在看完上麵和側麵之後,他有些微微的失望,因為他冇有看到一丁點兒的綠。

不過,在把原石翻個麵,看了一眼底部之後,他頓時就心花怒放了。

底部四毫米深的地方,出現了一大片綠。

因為墨鏡能看到五毫米深,所以金寶鑾可以確定,那一大片綠的深度,至少在一毫米以上。

一般來說,見了綠之後,那綠都是慢慢變淡,不會突然消失。

所以,從五毫米深處,那綠的成色來看,這綠至少是有三毫米那麼厚的。

這個厚度拿來製作手鐲,確實有些不夠。

但是,拿來搞個玉佩,雕個觀音菩薩,或者彌勒佛啥的,或者做個小掛件,是絕對冇有問題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