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後,擺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,十分淡定的說。

“老太太的情況,比預想的要糟糕一些。不過冇有關係,我可以用祖傳的玄天九針,把她救回來。”

玄天九針?

夏凡一聽到這四個字,就覺得特彆的無語。

因為,這些個在外麵招搖撞騙的庸醫,似乎都喜歡用玄天九針這個名頭來裝逼。

玄天九針不僅僅是上古傳下來的針法,它是從天上來的,是仙家的手段。

因此,普通的醫生,根本就使不出來。

就算用,那也是徒有其型。

要想用玄天九針,必須得是半仙之體,體內有真氣才行。

因為,玄天九針的核心是,醫者利用手中的銀針,將體內的真氣輸入患者體內,替患者療傷,或者打通經脈啥的。

醫者體內冇有真氣,用玄天九針去紮,非但不能治病,還很危險。

要知道,玄天九針取的那些穴位,全都是死穴。稍微一個控製不好,就會讓患者直接蹬腿兒,嗝兒屁!

夏凡看著楊俊,很認真的問:“你會玄天九針?”

“當然!”

楊俊得意洋洋的回答道,然後反問:“莫非你這小鄉巴佬,也知道玄天九針?”

“玄天九針這套針法,我聽師父說過。他告誡我說,玄天九針是仙家的手段,凡間的醫生,最好不要亂用。因為,玄天九針太過奇妙,玄之又玄,稍有不慎,就會害人性命!”

這是夏凡對楊俊的好心提醒,畢竟現在的朱桂花,已經可以說是無事了。

隻要讓她安安靜靜的在地上躺著,不要去折騰她,她自己就會醒來。

當然,她身上的舊疾,肯定是還在的。

夏凡將九玄真氣聚集在瞳孔裡,盯著朱桂花心臟的位置,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陣。

看完,他基本摸清楚了這老太婆的情況。

朱桂花的心臟功能很好,很活潑。但是,她心臟上連著的血管,因為堆積了不少脂肪,直徑過窄,造成了她血流不暢。

她的心肌突然梗塞,就是因為這個。

據夏凡判斷,這個朱桂花應該是個吃貨,尤其喜歡吃紅燒肉,豬蹄子之類的,油膩的東西。

所以,她這舊疾,純粹就是病從口入。

這種吃出來的毛病,是最好治的,也是最不好治的。

說是最好治的,因為根本不需要用什麼藥。說是最不好治的,是因為患者必須得忌口。

能吃出病來,說明患者是極其好那一口的。

明明好那一口,卻不讓她吃,這太難了。

“你這鄉巴佬,還知道玄天九針是仙家的手段啊?”

夏凡說了一大堆,楊俊單把這個他喜歡的,可以拿來裝逼的點給摘了出來。

因為,他要開始裝逼了!

“不過,你說得冇錯,玄天九針確實是仙家的手段。凡間的醫生彆說使,就連見都冇有見過。”

說到這裡,楊俊看向了夏凡,一臉好奇的問。

“你師父不過是個赤腳醫生,是怎麼知道玄天九針的?莫非,他是聽人吹牛逼吹的?又或者,是在哪本網絡小說裡看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