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於這一次,楊俊還冇收到五十萬的掛號費就出手,那是因為他知道,畢裡宏不缺這五十萬。

而且,隻要搭上了畢裡宏這條人脈,就會有無數個五十萬向他砸來。

“不用言謝,我是懷德堂的楊俊。懸壺濟世,治病救人,是我們楊家祖訓,是我應該做的事情!”

楊俊這番介紹,讓畢裡宏立馬就瞪大了雙眼,驚呼著問道:“你是楊長勝的孫子?”

“我爺爺確實叫楊長勝。”

楊俊的回答,讓畢裡宏心中大喜。因為,他有一個很重要的客人,正在到處找名醫。

於是,他趕緊自我介紹道:“這酒店是我的,我叫畢裡宏。”

“你是畢總?久仰久仰!”

楊俊哪裡能不知道畢裡宏的意思?

這樣的人物,都主動做自我介紹了,顯然就是想相互認識一下嘛!

於是,他趕緊從兜裡,把那燙金的名片摸了出來,客氣的給畢裡宏遞了過去。

“老太婆還在地上躺著呢!楊博士你還救不救啊?雖然剛纔你按的那幾下,讓老太婆的心臟恢複了那麼一些個生機,勉勉強強,十分吃力的跳動了起來。”

夏凡話鋒一轉,提醒道。

“但是,老不進行下一步,像這樣擱地上擺著,那是早晚得擱涼的啊!”

畢裡宏掃了夏凡一眼,在心裡確定了他的身份。

於是,刷的黑下了臉,冷聲質問道:“你這鄉下來的小農民工,什麼意思?”

“我說你媽要涼了,要死了!”

在普通人眼裡,人應該是先死掉,纔會再變涼。

但是,夏凡不是普通人,他是一名赤腳醫生。他的醫術告訴他,人涼了,並不代表死了。

絕大多數的人,都是先涼,然後再死的。

涼了有救,死了神仙也冇法。

夏凡雖然是屠神斬仙的高人,但一樣隻能救涼人,救不了死人。

活死人,肉白骨。

那樣的境界,夏凡還達不到。

他也不想達到!

因為,如果他真的達到了那樣的境界,就得逆天了。

逆天而行,那是會給這個世界帶來,不可預知的禍患的。

畢竟,那時候的夏凡,隨隨便便從墳裡挖一具屍骨出來,就可以讓主人長出肉身,然後複活。

這樣的玩法,那是會直接把這個世界,給玩亂套的。

畢竟,夏凡是一個重感情的男人,他還有九個未婚妻呢!

要是他真的能活死人,肉白骨,那他的未婚妻們,不就全都不會死,得一直陪他上萬年,甚至是好幾十萬年嗎?

光是九個未婚妻逆了天,倒是冇多大的問題。

關鍵是,夏凡可不是什麼清心寡慾的和尚,他是血氣方剛的男人。如果那九個未婚妻一直不衰老,不死亡,他不知道得跟她們霍霍出好多兒子和女兒出來。

那些兒子和女兒,以後肯定得去找另外一半,結婚生子。那樣一來,他不就得有好多孫輩了嗎?

九個未婚妻不能死!

兒子女兒也不能死啊!

孫輩們也不能死!

曾孫那一輩還是不能死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