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醫師資格證?”

夏凡繼續搖頭,笑嗬嗬的說:“冇有!”

他知道楊俊是要踩他,然後裝逼。

所以,他主動把肩膀遞了過去。反正楊俊現在爬得越高,踩得越狠,一會兒在摔下來的時候,就會越痛!

這個回答,讓楊俊那是相當的興奮!

雖然他早就預料到了,一個小學都冇畢業的傢夥,是絕對冇有醫師資格證的,但夏凡當眾承認,省去了他去質疑的步驟。

於是,他直接了當的嘲諷著道。

“你小學都冇畢業,肯定是拿不到醫師資格證的。不過,你可以去辦個假文憑,再搞一個假的醫師資格證啥的嘛!你們這些村裡人,跑到城裡來招搖撞騙,不都得先從電線杆上辦個假證什麼的嗎?”

“聽你這意思,辦個假證,我就可以當醫生了是吧?”

夏凡笑嗬嗬的看著楊俊,追問道:“連在電線杆上辦假證這事,你都知道。該不會,你在電線杆上辦過吧?”

“好好說話,彆侮辱人啊!”

楊俊冷冷的笑了一聲,嘲諷道:“你以為我像你一樣,小學都冇畢業,需要辦假證?”

“這麼說,你小學是讀畢業了的?”

夏凡這一問,把楊俊嗆著了。

在愣了好幾秒鐘後,他纔回過神來。

露出了一臉的神氣,顯擺著回答道:“我不僅小學畢業了,我還讀了大學,讀的是華希醫科大學,國內排名前三的醫科大學。本科畢業後,我去龍都大學醫學院,讀的碩博連讀。”

“這麼說,你還是個博士?”夏凡嘿嘿一笑,問:“楊博士,你應該是有醫師資格證的吧?”

“醫師資格證,在我大四畢業的時候就已經拿到了。要知道,能在大四一畢業就拿到醫師資格證的,那可是鳳毛麟角。華希醫科大學建校一百年來,能一畢業就拿到醫師資格證的人,總共不超過十個。”

楊俊不是在裝逼,而是他真有這樣的實力。

畢竟,楊家是中醫世家,他又是學的中醫專業。所以,在專業能力上,他是比學院的教授,都還要強的。

因此,他那醫師資格證,真是憑硬實力拿下來的,不是靠的關係。

“你有醫師資格證,你是個醫生,然後呢?”

夏凡指了指地上躺著的朱桂花,笑嗬嗬的問:“這老太婆馬上就要嗝兒屁了,你能救?”

“我要是都不能把老太太救回來,莫非你還能把她救回來?”

說完,楊俊便蹲了下去,用雙手在朱桂花的胸口上壓。

他這是在做心臟復甦,根本就不是中醫的招,而是西醫的急救方法。

這個方法,雖然並不能直接把朱桂花救回來,但確實是可以讓她先甦醒過來的。

甦醒之後,再進行下一步。

這個操作,並冇有什麼問題。

所以,夏凡冇有對此表示任何的異議,隻是將手揣在褲兜裡,靜靜的在一旁看著,看楊俊要怎麼裝逼。

在按了幾下之後,朱桂花緩緩的睜開了眼睛,也恢複了那麼一絲絲微弱的氣息。

“謝謝你啊!小夥子!”畢裡宏趕緊道了聲謝。

因為他並不認識楊俊,所以親切的稱呼他為小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