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病床上躺著的是你爹,又不是我爹,跟我有毛關係。”夏凡冇心冇肺的甩鍋道。

“你......我爹要是出了事,唯你是問!”

宮雯靜要給氣死了,她臉上的黃褐斑,給新氣出來了好幾顆。

夏凡是故意氣她的。

得讓這娘們的情緒波動一下,才能把進入她骨髓的毒素逼出來。如此,週六在給她解毒時候,效果會更好一些。不僅可以保證她的臉蛋上不會留下印記,就連身上的每一寸肌膚,都不會留下印記。

此等肌白如雪的漂亮女人,身上若是留下了斑斑點點啥的,就像一塊潔白剔透的玉,生了瑕疵一般,會叫人大呼遺憾的。

反正爺爺是活不了了,他本就八十高齡了,還是肺癌晚期,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全身。像這樣拖著,對大家都是折磨。

宮俊豪想快點兒結束,於是催促說:“小姑,爺爺到底要不要請曾主任出手醫治,輪不到去問一個鄉下土包子的意見吧?”

“既然你們父子倆冇有意見,我也冇有意見。”

老爺子這把年齡,又是肺癌晚期,半年前查出來的時候,醫院就不敢做手術,建議保守治療。

夏凡的醫術再高明,那也不可能救得回來啊!

想明白了的宮雯靜,心中雖有萬千不甘,但最終還是隻能選擇放棄。

美女助理把托盤擺在了操作檯上,然後拿來了三腳架,還弄來了補光燈。

看著擺在眼前的這些裝備,宮雯靜的臉色,很不好看。

“這是在治病救人,還是要搞直播?”她問。

“宮總你不要誤會,我這當然是在治病救人。至於這些東西,是一會兒錄像要用的。之前我不是說了嗎,玄天九針我隻學了七八成,還差一點兒火候。所以,我得把給宮老爺子治療的整個過程,全都露下來,拿回去給師父看。”

曾睿智錄像,並不是要拿去給賈初一看。他是想在把宮常宏救回來之後,拿著這救治的視頻,去裝逼。

癌症晚期,附一院的頂尖專家都放棄了的病人,被他用玄天九針救了回來。

這個逼,那絕對是可以震驚整箇中海,震驚整個大夏醫療屆的。

到時候,薛小蟬是大夏第一女神醫,他曾睿智是大夏第一男神醫。在名頭與地位上,他便可以跟薛小蟬旗鼓相當。

薛小蟬的真人他冇見過,但她的照片,曾睿智是見過的。甚至,曾睿智還將她的照片列印了出來,放在了被窩裡。

在成為大夏第一男神醫之後,曾睿智就有自信去追求薛小蟬了。隻要把她追到手,那他的人生,就可以達到巔峰。

美女助理調試好了燈光,放好了手機,開始錄像。

曾睿智伸出了雙手,美女助理給他戴上了白手套。然後,他手心對著金帛,輕輕一撫。

金帛上的那九枚金針,同時震動了起來,發出了嗡嗡的低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