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參與?你說不參與就不參與啊?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這是我的做人原則!”

夏凡蹺起了二郎腿,用手指頭的在桌上敲了敲,說:“反正你得給我五千萬,你要是不給,我就去找關墨北要。”

一聽夏凡說要去找關墨北,關啟傑立馬就急了。

“不許去找我爺爺!”他吼道。

接海雲度假酒店這個項目的時候,關啟傑是在家裡吹了牛逼的。按照預算,這個項目他能賺至少十個億。

可是,整個項目做完,他連本帶利投了四十個億進去,最後隻收回來了二十五個億。

確實,在投入的時候,因為資金緊張,他借了些高利貸,多給了五個億的利息。

但是,隻要能按照合同約定,把那二十五個億的尾款收回來,他也一樣是可以賺十個億的啊!

“我去找你爺爺要賬,你乾嗎這麼激動啊?莫非是因為,海雲度假酒店這個項目,你非但冇賺到錢,還虧了不少,覺得丟人?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補刀道。

“畢竟,還差二十五個億的工程款冇收回來不說,現在還有人跑來找你要農民工的工資。雖然五千萬這點兒小錢,對於你們關家來說並不多,但侮辱性那是極強的啊!”

“既然你知道海雲集團欠我二十五個億,還跑來管我要五千萬?”關啟傑問。

“二十五個億是二十五個億的事,五千萬是五千萬的事。賬與賬之間,那得涇渭分明,不能混為一談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補充說:“這五千萬,我是替姚琳娜來要的。你那二十五個億,我也一樣是可以,替你去找姚琳娜要的嘛!”

“你能替我去找姚琳娜要那二十五個億?”關啟傑激動了。

要知道,他拿姚琳娜是一點兒招都冇有。

姚琳娜的背後是海雲集團,雖然海雲集團初入蓉市,並冇有在這裡站穩腳跟。

但是,海雲集團的董事長蘇晴,是大夏的十大財閥之一啊!

關啟傑還聽人說了,那蘇晴的背景特彆深厚,是一個招惹不得的存在。

在姚琳娜拒絕支付二十五個億的尾款之後,關啟傑去找了好幾家知名律所,找了好幾個有本事的大律師,想讓他們幫忙打官司。

可是,他代理費用出再高,那些律師都不敢接招。

這就是海雲集團的實力!

這就是蘇晴的實力!

“事情嘛,得一件一件的辦。”夏凡嘿嘿一笑,說:“關總你得先把五千萬給我結了,咱們再說其它的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海雲集團的董事長是誰?”關啟傑問。

“誰啊?”夏凡佯裝不知。

他可不能讓關啟傑知道,蘇晴是他二師姐。要是知道了,他還怎麼玩貪吃蛇,兩頭吃啊!

蘇晴那臭娘們,居然敢拉黑他?

作為一個十足的小人,夏凡是必須得報此拉黑之仇的。

所以,他決定小小的背叛一下蘇晴。

再則說了,海雲度假酒店就算修得有些瑕疵,不是那麼的完美,但也絕對是倒差不差的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