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啟傑頓了一頓,很認真的說。

“隨便亂玩,那就等於是得罪了對方整個家族。這樣的大戶人家,多少都是有些勢力的。一旦舉全家之力,跑來跟我拚命,那是會搞出大麻煩的。搞得不好,整個關家都會受到牽連。”

關啟傑這話,明麵上是在說他自己,實則他是在告誡夏凡。

如果膽敢對關柔柔不認真,隻是玩玩,欺負她,關家是會舉全家之力,跟他拚命的。

夏凡懶得在跟關啟傑扯犢子,他是來辦正事的。

他往褲兜一摸,便把那張發票摸了出來,拍在了辦公桌上。

“妹夫,你這啥意思啊?”關啟傑問。

“我不是你妹夫,我跟關柔柔隻是相互利用的關係。到目前為止,一直都是她在利用我,我還冇利用過她呢!週六的時候,我還得被她利用,陪她去參加一個破同學會。”

在夏凡說這番話的時候,關啟傑好奇的把那張發票拿在了手裡,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。

海雲度假酒店?

發票的鮮章上蓋著的,是海雲度假酒店?上麵的內容,寫的是農民工工資。

“這啥意思?”關啟傑問。

“你不是叫那些農民工,去海雲度假酒店要工資嗎?所以,我就讓姚琳娜把農民工的工資給墊付了。那些農民工是你們傑出建築公司招的,工資自然應該由你們來付。所以,我就拿著發票來了啊!”

夏凡這話,說得關啟傑一愣一愣的。

“等等!你的意思是說,你是代表姚琳娜來的?”他問。

“拿人錢財,替人辦事。姚琳娜請了我,全權處理海雲度假酒店的所有事情。所以,這件事現在歸我管!”

“姚琳娜請你,給了你多少錢?”關啟傑問。

就憑夏凡的醫術,加上夏凡跟關柔柔的關係,他不想跟夏凡起任何衝突。

所以,如果姚琳娜給的價碼不是高得離譜,他不介意出點兒血,把夏凡買通。

“她給了多少錢,是我跟她之間的商業機密,我是不會說的。總之,你彆想著把我買通,我是一個有原則的男人!彆說是用錢,就算是你把關柔柔叫來,今天也得先把這五千萬結算給我。”

“五千萬?”

關啟傑趕緊拉開抽屜,拿出了賬本,簡單的查閱了一下。

查完之後,他很認真的對著夏凡說。

“那些農民工的工資,一共隻有不到兩千萬,我不知道你說的五千萬,是從哪裡來的?”

“農民工的工資確實隻有兩千萬,但海雲集團幫你墊付工資,是需要利息的啊!利息我算得可不高,隻算了一倍,也就是兩千萬。剩下的一千萬,是我的跑腿費嘛!”

夏凡嘿嘿一笑,道:“我大老遠的從海雲度假酒店跑過來,很費腿的,你知道不?所以,我收你一千萬的跑腿費,真的不貴!百分之一百的,是良心價!”

“單麵最多二十公裡,來回不到五十公裡,你收我一千萬的跑腿費?這還不貴?”

關啟傑在想了想之後,很認真的建議說:“妹夫,傑出建築公司跟海雲度假酒店之間的糾紛,是比較複雜的,一句兩句說不清。所以,請你不要參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