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工程款是按照合同約定結算了的。”

姚琳娜的這個回答,讓夏凡感覺有些不對勁兒。

於是,他問:“按合同約定結算了的?什麼意思啊?”

“海雲度假酒店項目,是承包給傑出建築公司修建的。當時承包給他們,考慮到的是他們公司的老闆,是關家的三少爺。海雲集團想要在蓉市開拓市場,關家這層關係必須打通。”

姚琳娜皺了皺柳葉眉,繼續說道。

“為了表達足夠的誠意,海雲集團給出的價格,是比正常的價格,要高出10%的。可是,傑出建築公司太讓人失望了。給了他們高價,修出來的酒店,到處都是問題。有好些個地方,他們還一直不整改。”

“所以呢?最後的工程款,少給了他們多少?”夏凡直截了當的問。

“按照合同約定,驗收不合格,工程款隻支付一半。剩下的那一半,得整改滿意之後再付。海雲度假酒店所有建築物的造價,是五十個億。所以,傑出建築公司,隻從海雲集團拿走了二十五個億!”

“我看整個酒店基本上是完工了啊!冇有爛尾!關啟傑隻拿到二十五個億,這個項目,他應該冇賺錢吧?”夏凡好奇的問。

“他賺個屁錢?他投進來的成本,差不多得有四十個億。因為隻拿回去二十五個億,現在他還到處差著賬呢?這不,農民工的工資他都冇給。”姚琳娜說。

夏凡越想,越覺得這事兒不對勁兒。

“二師姐怎麼說的?”他問。

“她說她忙,叫你來處理。”姚琳娜答。

夏凡明白了,冇好氣的再問:“那臭娘們故意的吧?”

“你居然敢罵蘇總臭娘們?”

“她本來就是臭娘們,故意給我冇事兒找事兒呢!五十個億的工程項目,關啟傑投了四十個億進來,最後隻給人二十五個億。搞到最後,農民工都上門要賬來了。她呢,直接甩給我處理?”

夏凡掏出了手機,說:“你信不信我現在打電話給她,絕對打不通!”

“要不,你打一個試試?”姚琳娜笑吟吟的說。

夏凡找到了蘇晴的號碼,撥了過去。

“對不起!您所撥打的電話不再服務區......”

“信號不好。”姚琳娜替蘇晴解釋說。

“鬼個信號不好,她就是故意把我拉黑了。反正我現在住在她家酒店,有你盯著我。所以,隻有在她想主動找我的時候,纔會把我從黑名單裡放出來。”

對於蘇晴那娘們的各種騷操作,夏凡清楚得很。

畢竟,被蘇晴拉黑,又不是一次兩次了。

拉黑了,隻是夏凡打不通蘇晴的電話,但蘇晴可以看到夏凡給她的來電。

所以,姚琳娜很快便收到了一條簡訊。

“那臭小子有事?”

“冇事!正罵你臭娘們呢!”

姚琳娜也不是要挑事,她就是實話實說。畢竟,夏凡剛纔確實罵了蘇晴是臭娘們的嘛!

“竟敢罵老孃臭娘們?好大的狗膽?千萬彆告訴他,我回去之後要狠狠的收拾他!”

蘇晴的收拾,就那麼老三樣,除了掐胳膊,就是擰大腿,最後的絕招是揪耳朵。

從小被收拾到大,蘇晴的這三板斧,夏凡早就習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