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39米長的大刀?可以允許我先跑40米不?”夏凡問。

“你可以先跑38米!”易如煙笑吟吟的答。

這小子敢如此跟自己開玩笑,那就是說明他是成竹在胸的,他一定能把爺爺救回來!

“跑38米有毛用?還不如不跑,就站在原地等你砍呢!反正你要是砍死了我,我天天晚上去爬你的閨床!”

“趕緊救人,廢話真多!”

易如煙冇好氣的瞪了夏凡一眼,嫌棄道:“還敢爬我閨床,我一腳給你踹飛出去!”

“你平時睡覺,是穿的睡裙,還是穿的睡衣啊?”夏凡突然問。

這話問得,讓易如煙有那麼一點小小的懵逼。不過,她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了。

“睡裙。”

然後,她反問:“問這個乾嗎?”

“你不是要一腳把我踹飛嗎?我自然是得先問清楚,你睡覺穿的啥啊?”

夏凡露出了一臉的賤樣兒,賤賤的吐露心扉說。

“若是穿的睡衣,我得趕在你踹之前,撒丫子溜了。如果是穿的睡裙嘛!倒是可以讓你的腳丫子,小小的踹那麼一腳的。”

“你......你真是個臭流氓!趕緊救我爺爺!要不然,我可上40米長的大刀了啊!”

“不著急嘛!”

夏凡看向了之前那個小護士,賤賤的說:“漂亮的護士小姐姐,麻煩你去拿點兒棉花來。”

這話,讓關柔柔莫名的吃了醋。

她瞪著夏凡,冇好氣的問:“你個混賬東西,是不是見了誰都叫漂亮小姐姐啊?”

“不啊!隻有長得猶如天仙一般漂亮的,我才叫漂亮小姐姐的。比如這位護士小姐姐,還有易大小姐。”

夏凡是故意的,他就是故意把關柔柔給漏了,好氣死這個找他茬的小娘們。

讓夏凡這麼一誇,小護士自然是美滋滋的跑去拿棉花去了啊!

她確實是有幾分姿色,但跟易如煙和關柔柔這樣的大小姐比,她就是個醜小鴨。

所以,夏凡把她跟二位大小姐相提並論,她真的很開心。

哪怕她知道夏凡說的是哄女人的鬼話,她也開心。

小護士拿來了一大包棉花。

夏凡扯了兩團,大小幾乎是一樣的,分彆遞給了易如煙和關柔柔。

“兩位美女小姐姐,把耳朵堵上唄!一會兒我敲鑼的時候,聲音可能會比較大,可彆把你們的耳朵給震聾了。”

“你這麼會哄女孩子,你老婆知道不?”關柔柔問。

“當然知道啊!她天天都被我哄,能不知道我哄女孩子的本事嗎?”夏凡笑嘻嘻的答。

兩位美女,還有那些護士小姐姐,全都把棉花塞進了耳朵裡。

夏凡看向了房海濤,善意的提醒道:“房博士,你的耳朵不需要塞棉花嗎?”

“你不也冇塞嗎?”房海濤反問。

“我不一樣的,我這人臉皮厚,耳膜也厚。彆說隻是敲鑼的聲音,就算是山崩地裂的聲音,都震不破我的耳膜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繼續提醒道。

“而房博士你,那就不一樣了,細皮嫩肉的,跟個娘們一樣。就你這耳朵,哪裡經得起銅鑼的震啊?”

“你罵我像個娘們?你纔像個娘們!娘們纔在耳朵裡塞棉花呢,我不塞。”

房海濤這話,讓約瑟夫那正要把棉花塞進耳朵裡的手,頓時就懸浮在了半空中。

約瑟夫是聽得懂中文的,知道用娘們來形容男人,並不是一個好詞兒。

“火車鳴笛一般是120分貝,一會兒我敲鑼的分貝,比火車鳴笛要高出十倍。”

夏凡指了指架子上擺著的那一大團棉花,很認真的提醒說:“所以,要不要用棉花把耳朵堵住,你們自便!”

比120分貝大十倍?

那不得1200分貝嗎?

這樣的分貝數,那是可以直接把耳膜給震穿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