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如煙淡淡的答,然後微笑著補充說。

“當然,你要是能把爺爺救回來,我可以允許你開,彆人不能在我這裡亂開的玩笑!”

其實,易成和這病,並不是到了蓉市之後才犯的。還在龍都的時候,他就已經開始犯病了。

當時,易家動用了所有的關係,傾儘了所有的資源,把能請來的專家,全都請了個遍。

但冇有哪一個,拿著有招?

後來,是房海濤主動跟易家聯絡,說能聯絡美利堅的頂級專家,還能搞來把總統都治好了的特效藥。

也正是因此,易家才安排直升飛機,將易成和從龍都空運到了蓉市來。

易成和本來就是在蓉市出身的,一直有落葉歸根的想法。

現在他已經82歲了,這年紀也不小了。

所以,就算救不回來,那也是天命。

畢竟,任何人的壽命都是有限的,冇有誰可以長生不老。

就算是王八,也頂多隻能活一千年嘛!

這時,小護士把銅鑼拿來了。

夏凡拿著檢查了一番,說:“製作這銅鑼的紅銅裡麵,混雜了一些鐵水,紅銅的純度並冇有達到百分之百。”

點評完,夏凡問那小護士。

“這玩意兒是從哪裡拿來的?”

“銅鑼不是醫療耗材,因此醫院本是冇有的。這麵銅鑼,是從太平間那邊的倉庫裡找來的,可能是逝者家屬把逝者接走的時候,請了道士來做法,留下來的。”

小護士冇有說實話。

這麵銅鑼確實是道士的,不過是那道士是後勤主任的小舅子。

凡是從太平間運走的逝者,都得享受一下這敲銅鑼歡送的業務,敲一錘子,收費五千。

家庭條件不好的,一般就是一錘子買賣。

那種家裡有錢的,最多的敲了十八錘子。

按照主任小舅子的說法就是,敲一錘子,就等於是去上一輩過世的長輩那裡拜門。敲十八錘子,那就是把十八代祖宗全都拜會了。

夏凡知道小護士在說謊,不過他懶得點穿。

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這是人之常情。

見夏凡拿著銅鑼有模有樣,房海濤直接在那裡嘲諷了起來。

“喲!看你這樣子,挺專業的啊?你確定是村裡的赤腳醫生,而不是跟著道士做死人子法的?”

“我那個師父,跟我一樣,不學無術。隻要是賺錢的活兒,他都乾。所以,當赤腳醫生給人看病他能乾。人救不回來死了,需要做道場做法,他也能行。”

夏凡這個回答,讓房海濤忍不住,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在笑了兩聲之後,他突然意識到,易成和剛過世,不適合笑。於是,他趕緊收住了。

“活人的業務能做,死人的業務也能做,你們這是一條路服務啊?”

房海濤心生一計,故意下了個套,對著夏凡問道:“你這敲鑼打鼓的,費用是怎麼收的啊?”

“我收費很便宜的,敲一下一萬塊。”

夏凡扭頭看向了易如煙,笑嗬嗬的道:“先說斷,後不亂!敲一下一萬塊,這個價格,你看合適不?要是你覺得貴了,可以小刀。”

“要是能救回我爺爺,敲一下十萬塊我都可以給你。要是救不回我爺爺,還想小刀,我直接用39米長的大刀剁了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