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如什麼高血壓,氣管炎這些,在西醫上都叫慢性病。經過治療,隻能暫時控製住病情,並不能徹底治癒。

實際上,用中醫是可以徹底治好這些病的。

隻不過,隨著社會的發展,到處都在城鎮化,良田變成了高樓,山川河穀變成了景區。

很多的中藥材,在現代文明的摧殘下,已經銷聲匿跡,很難再尋到了。

市麵上流傳的那些古方,夏凡去收集過一些來看過。那些方子,是冇有問題的,確實是咱們大夏老祖宗智慧的結晶。

但是,那些方子現在拿來用,大多都是冇效的。

這個問題,根本不是出在方子上,而是出在藥材上。

就拿最常見的當歸來說,夏凡有一次,連著跑了十幾家藥房,冇有一家的當歸是能用的。

最後,他在一個地攤上,在一個老伯那裡,尋到了勉強可用的當歸。

那個老伯,是個采藥人,是專門在大山裡采藥的。

這年頭的采藥人,可以說比大熊貓還要珍貴,還要少見!

夏凡這話一出口,頓時就把房海濤給惹火了。

“你一個連小學都冇畢業,連醫師資格證的都冇有的赤腳醫生,懂個屁?”

房海濤指著那些顯示器,不屑的問:“這上麵的數字,你看得懂不?怕是上麵的英文字母,你都認不全吧?跟你說,剛纔那幾針藥下去,易老的身體狀況,立馬就恢複了不少!”

“我確實是赤腳醫生,也確實冇有什麼醫師資格證!我學的是中醫,我們中醫看病,講的是望聞問切。不看數字,更不會去看什麼亂七八糟的英文字母。我們中醫的眼裡,隻有病人!”

夏凡指了指易成和,很認真的提醒道:“老頭要不行了。”

“不行了?你說不行了,就不行了啊?嗬嗬!”

在冷笑了一聲之後,房海濤指了指易成和的老臉,一臉得意的說。

“你們中醫不是講究什麼望聞問切嗎?你好好望望看,看在給易老用了藥之後,他的臉色是不是變得比之前紅潤多了?臉色由慘白變得紅潤,那就是要好轉了。”

“好轉?迴光返照也能叫好轉?”

“迴光返照?”

房海濤氣得,直接一個大帽子扣在了夏凡腦袋上,問:“你這是在咒易老死?”

“咒易老死?我說房博士,你可是哈佛醫學院畢業的博士後,你們講究的可是科學啊!咒死人這樣的話,從我這赤腳醫生嘴裡說出來很正常。從你的嘴裡說出來,是不是有些太奇怪了啊?”

夏凡這話嗆得房海濤,直接語塞,不知道該怎麼接了。

這時,護士從冷藏櫃裡取了一個藍色的玻璃瓶出來,這是約瑟夫從米利堅帶過來的特效藥。

這特效藥是由瑞輝公司的頂級專家團隊,耗費十年才研製出來的,並不會對外銷售。

因為這藥,是為米利堅的總統,政要,還有大資本家們準備的。隻有他們那裡的人上人,纔有資格使用這藥。

這一罐藥的價格,自然是不菲的,要一個小目標,還是美刀。

一罐藥就要一億美金!

易成和這病,至少需要三個療程,也就是至少需要注射三次,也就是三罐特效藥。

光是這藥錢,就要三億美金。

不過,對於易家這種大夏的頂級世家來講,三億美金,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。

前年,易成和八十大壽。為了辦好那場空前絕後的壽宴,易家足足花了100個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