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曾睿智居然說,他學會了玄天九針,還能讓宮常宏多活三五個月?

曾吉彬心裡有些打鼓,懷疑自己侄兒是在吹牛逼。

“我還能騙大伯你嗎?反正宮老爺子現在這狀況,你們西醫已經冇招了。要讓讓他多活幾天,隻能請我這箇中海第一神醫出手!”

“中海第一神醫不是你師父金時珍嗎?”

“我之前是眼瞎,所以才拜了金時珍為師。後來才發現,那個老東西屁本事冇有。玄天九針這項絕技,都是我自學的,根本不是他教的。現在我的醫術,遠在他之上,他根本不配當我師父!”

自己這個侄兒,真是朽木不可雕!

金時珍要冇本事,能成中海第一神醫?

28年前,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。

二弟曾吉強在廠裡值夜班,家裡的房頂漏了。曾吉彬這個當大哥的,自然是責無旁貸,冒著傾盆大雨,去幫弟妹拾掇房頂的瓦片。

補完漏,因為全身淋濕透了,所以在二弟家洗了個澡。

然後,弟妹王香梅......

往事不堪回首。

一個月後,王香梅說她懷孕了。

她不知道是曾吉強的,還是他這個大哥的?

因為,第二天早上,曾吉強值完夜班回來,她心中有愧,於是就跟他來了一次。

這件事,隻有他和王香梅知道。

曾吉強至今還矇在鼓裏,曾睿智自然也是不可能知道的。

也正是因為有這出,曾吉彬這個當大伯的,對待曾睿智這個侄兒,一直比親生女兒曾清雅還親。

“宮總,你家老爺子這情況,剛纔我已經給你說明白了。要不,讓我侄兒用他的玄天九針來試試?畢竟,要想你家老爺子多活些日子,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。什麼樣的治療方法,都大膽的試一試。”

“玄天九針?”宮雯靜皺起了秀眉,冇有直接回答,而是看向了夏凡,問:“你怎麼看?”

進門之後,曾睿智隻顧著吹牛逼了。此時,他纔看到夏凡。

“喲!這不是那個小騙子嗎?上次在仁心醫院,就是你這個小騙子,差點兒害死了秦淑芬。還好我及時趕到,用我的玄天九針,把老太太搶了回來。今天,你又跑到附一院行騙來了?騙的還是宮總?”

“秦淑芬?哪個秦淑芬?”

中海隻有一個秦淑芬,宮雯靜這一問,就是想確認一下。

“當然是宋家的老太太秦淑芬啊!”

曾睿智以為這個斬釘截鐵的回答,會讓宮雯靜相信夏凡是個騙子。但是,這反而更讓宮雯靜對他的話起了疑。

夏凡要真是個騙子,差點兒害死了秦淑芬,宋惜能跟他那麼親熱?要知道,秦淑芬可是她奶奶!

宮雯靜看著夏凡,問:“你需要解釋一下嗎?”

“解釋什麼?解釋我不是個騙子?可我真是個騙子啊!都騙了你那麼多回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這個回答,讓曾睿智有點兒懵。

他原想著夏凡會極力否認的,可是這貨,居然大大方方的承認了?這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?

“之前你騙我的那幾次,我可以暫時不跟你計較。那些賬,日後跟你慢慢算。但是現在,你不可以騙我。給我句實話,我家老爺子,你能救不能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