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明天早上八點,自己來華希醫院,我就不去接你了。你不是那麼喜歡你老婆嗎?逛個商場,吃個燒烤,一個勁兒的嚷嚷著回家陪老婆!以後不管辦什麼事,再也不接你了,自己叫你老婆送你來!我們倆,就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朋友!”

這簡訊,讓宋惜心裡樂開了花。

不過,她故意陰沉下了臉,問:“關柔柔什麼意思?她這是在吃老孃的醋?你回家陪老孃,她還生氣了?她是你什麼人啊?”

“她是我什麼人?當然什麼人也不是啊!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輕輕的在宋惜屁股上拍了一下,道:“我是有老婆的男人,在外麵什麼人都冇有。”

“滾蛋!”

宋惜白了這傢夥一眼,冇好氣的說:“允許你拍了嗎?再亂拍,把小賤手給你剁了!”

“我哪裡亂拍了?我就是想試試這裙子的手感嘛!不過話說回來,這裙子的手感確實很不錯,唯一的遺憾是,裡麵的有些多餘了。”

夏凡這話,讓原本已經笑顏如花的宋惜,刷的陰沉下了臉。

她厲聲問:“關柔柔穿給你看的時候,裡麵冇有多餘的?”

“我哪裡知道啊?我當時又冇仔細看。就晃了一眼,看了下上身效果,我就去給老婆你拿了條新的。”

夏凡當然不會承認,他當時是仔仔細細看了的。但是,他當時隻是用肉眼看的,絕對冇有先把九玄真氣聚集在瞳孔裡,然後再去看。

他是一個有節操,有道德的男人,關柔柔主動讓他看多少,夏凡就看多少。

冇有主動拿出來給他看的,夏凡是絕對不會亂看哪怕一眼的。

宋惜板著那張漂亮的鵝蛋臉,問:“這裙子是你選的?”

夏凡喜歡看些什麼,她當然清楚。

所以,偶然間看到了這樣的裙子,這臭小子是有可能直接給她買回來的。

不過,他買回來可不是讓她穿出去的。

這樣的裙子,她可不敢穿出去,隻要陽光那麼一曬,那不得讓人看個精光啊?

所以,她隻能在家裡穿穿。

除了自己可以看之外,也可以給這臭小子飽一飽眼福。

女人衣櫃裡的衣服,並不是每一件都要穿出去招搖過市的。其中的很大一部分,都隻會穿給特定的人看。

宋惜衣櫃裡有很多性感的小裙子,在遇到夏凡之前,她是穿給自己看的。

遇到夏凡之後,她有時候會穿著給他看一看。

隻不過,讓她生氣的是,夏凡這狗東西,每次都隻是看看。就算是看得激動了,也頂多隻是湊上來聞一聞。

聞完,就撒丫子跑了。

夏凡說是因為她有一劫,所以不能跨出那最後一步。

那鬼話,她就算是信,也頂多隻會信一半。

她知道,夏凡這麼能忍,並不是因為他不是個男人,而是這傢夥不想負責。

畢竟,他另外還有八份婚書。

以宋惜對夏凡的判斷,那小子應該是想把另外八份婚書,全都退了之後,再名正言順的娶她。

到那時,他就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,隻是聞一聞了。

至於宋惜,作為一個女孩子,她當然是不會主動的。不過,她可以繼續穿著那些性感的小裙子,在夏凡的跟前晃。

隻要哪一天,夏凡忍不住,真正成為了她的男人。那她鐵定第二天就拎著他,拿著八份婚書,一份一份的去退。

到那個時候,另外的那八份婚約,到底退與不退?

就不是夏凡說了算了,而是她這個名正言順,有事實為依據的老婆說了算!

這個,便是宋惜打的如意算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