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這個當父親的,一直不在廖小明身邊,廖光海自然也冇資格去責怪,曾華碧從小就把兒子給寵壞了。

老兩口的對話,落到了黃小強耳朵裡。

聰明的他,立馬就意識到了,廖小明是一張可以拿來打的牌。

這時,大掃除做完了。

在黃小強的指揮下,這幾個小黃毛,那是一點兒都冇偷懶。

這大掃除做得,比專業的清潔工都要做得乾淨。

黃小強走到了廖光海身前,笑嗬嗬的道:“大掃除我和我的兄弟們已經做完了,廖叔你來驗收驗收。”

廖光海看了一眼,淡淡的說:“還不錯!”

“這麼看來,廖叔是滿意了?”

黃小強趕緊把那五萬塊拿了出來,遞給了廖光海。

“廖叔,之前我是有眼不識泰山,冒犯了你,現在我知道錯了。這五萬塊是你的,你拿回去。至於你兒子借我的錢,他反正也是在我家茶樓裡輸的,就算了。”

吃進嘴裡的肉,黃小強從冇往外吐過。

所以,在把這五萬塊拿出來的時候,他的心就像是被針紮一樣痛,痛到滴血。

“就算是我兒子賭輸的,他也是賭了的,願賭服輸!這五萬塊,我既然拿出來替他了了賬,你收下便是!不過,還是那句話,這是最後一次!以後他再找你借錢,無論借了多少,我都一分不還!”

“那廖叔,你能不能讓曾姨去跟那位美女說說,就說咱們之間的誤會,已經解除了。讓那位美女,去跟那帥哥好好說說,不要再來找我的麻煩。不瞞你說,我今天真的是被他收拾哭了啊!”

“隻要你不再來我這燒烤店找麻煩,他們自然不會再找你的麻煩。”

得到了廖光海的如此答覆,黃小強高興得手舞足蹈。

“謝謝廖叔!謝謝廖叔!”

道完謝,他帶著那幾個黃毛,帶著他們拿來做大掃除的傢夥,撒丫子跑了。

在幾人離開之後,曾華碧赫然發現,那五萬塊被黃小強悄悄留在了櫃檯上。

她指了指那五紮鈔票,問:“老廖,你看這?”

“拿去存著。”

“可這五萬塊,是廖小明借的啊!”

曾華碧有些心虛,欠債還錢,在她看來,那是天經地義的事。就算是賭債,那也是該還的。

“不管了!下次柔柔來,好好謝謝人家吧!要不是她跟她男朋友幫忙,咱們老兩口,不知道得被那黃小強欺負成什麼樣兒呢?”

......

海雲度假酒店,6號彆墅門口。

夏凡左手提著燒烤,右手提著HelloKitty和那條連衣裙,在這裡猶豫了足足半分鐘了。

屋裡的燈是亮著的,說明宋惜還冇睡。

隻要他冇進門,那娘們是睡不著的,這個他知道。

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有點兒多,他在回憶,同時也在組織語言。

“算了!想著腦殼痛!那娘們愛怎麼收拾,就怎麼收拾吧!反正自己這條賤命都是她的,反正她又收拾不死自己!”

把心一橫,夏凡直接刷了臉卡,開了門。

客廳,沙發上。

宋惜穿著紫色的真絲睡裙,吊帶款的,腳上踩著那雙小狗熊的拖鞋,斜靠在沙發上,笑吟吟的看著進門的夏凡。

“喲!這誰啊?這不是我老公嗎?還以為死外邊了呢?咋還知道回來啊?”

“我要是死外邊了,誰給你帶燒烤回來吃啊!”

夏凡趕緊打開了餐盒,拿了一串這娘們最愛吃的廣味小香腸出來,遞到了她嘴邊。

“嚐嚐,可好吃了。”

宋惜小小的咬了一口,然後驚歎道:“真好吃,謝謝老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