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混賬東西!惹了麻煩就知道讓老姐擦屁股?怎麼有你這麼個臭弟弟?”

黃夢丹罵了一句。

然後。

“嘭!”

她將旗袍領口上的那顆鈕釦,輕輕的解開了。

那碩大的水滴,展露了出來。

在對付男人的時候,是需要給他一些視覺衝擊的。

她剛纔已經分析過了。

如果那男的是梁四豐,以無極門的實力,關柔柔必須聽他的。

所以,隻要把梁四豐給拿下,這事兒就解決了。

同時,黃夢丹還生了另外一個想法。

曹達峰那老混蛋有了新歡,估計要不了多久,就得把她給踹了。所以,她必須得重新找一座靠山。

之前在包房裡的時候,那小子就一直盯著她看。所以,黃夢丹感覺她,應該是有一些機會的。

她當然不會奢求梁四豐能娶她,隻要能做無極門少主的情人,她這今生緣茶樓的規模,就可以擴大好多倍。

甚至,可以全城開分店!

女人能賺多少錢,很多時候看的並不是自己的本事,看的是上麵那男人的勢力。

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女人就是藤蔓。

能爬多高,關鍵看纏住的是一棵多大的大樹?

那種普通的男人,就是一棵小草,就算女人把他纏得再緊,也爬不上天。

為了一眼就把包房裡那小子給驚豔住,黃夢丹從包裡拿出了口紅,補了個妝。

補完,她踩著高跟鞋,篤篤篤的回了包房。

黃夢丹一進門,關柔柔就注意到了她變化。

至於夏凡,此時正拿著手機,在那裡跟宋惜聊微信,扯犢子。

剛纔,宋惜主動找他了,問他為啥還冇回去?

他在微信這頭解釋了半天,那是越解釋,那娘們越生氣,屬實是越描越黑。

在微信裡,宋惜給他下達了最後通牒,要他十分鐘之內,必須回酒店。

“怎麼你一個人回來了?”關柔柔一臉警惕的問。

女人的直覺告訴她,黃夢丹這娘們,可能要打那張牌。

如果她真的打那張牌,以夏凡這臭小子的脾氣,雖說不會中招,但跟她撩幾句,那是百分百會的。

當著自己的麵,跟彆的女人瞎撩。

這個,關柔柔不可以忍!

“我弟辦事情去了!”

黃夢丹拉過椅子,一屁股坐在了夏凡旁邊,身子直接開始往他那邊靠。

在她剛靠過去的時候,夏凡直接起了身,躲開了。

“撲通!”

黃夢丹人仰馬翻,直接摔倒在了地上。

夏凡懶得再跟這女人廢話,直接了當的說。

“輸的那五千萬,我給你們三天時間準備,三天之後,我會來取。如果下次,你們再敢去找廖叔的麻煩,就不是五千萬能平事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