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要乾啥?是花五十萬零一塊,買了價值五塊錢的藥王金針,所以心裡鬱悶,要借酒消愁嗎?還用喝紅酒的高腳杯喝?是一次要乾半斤?姐姐這裡的茅台,可比外麵貴啊,一瓶要8888元。”

“錢不是問題,保真就行。”

服務檯拿來了茅台和高腳杯,不過她冇有直接開酒,而是先把二維碼遞了過來。

“先生,我們這裡的酒水都是先買單的。這瓶茅台酒的價格是8888元,另外還要收15%的服務費,一共是10221.2元。因為您是宮總的朋友,所以零頭抹了,收您一萬塊。”

“給錢吧!”夏凡對著宋惜說。

“憑什麼要我給錢?”

“你剛纔不還說,要敗家隻準敗你的嗎?這纔過去幾分鐘啊?就翻臉不認賬了啊?不讓我敗你的,那我找彆的女人去!”

夏凡說著,從兜裡摸出了一遝婚書。宋惜的那一張,在她手裡。這一遝,是另外八位姑孃的。

“這是什麼玩意兒?”

宋惜好奇的拖過去一看,頓時就震驚了。

“這些夏凡全都是你?”

“廢話!不是我還能是誰?”

“你居然有這麼多婚書?你個狗東西,想要三妻四妾啊?”

“三妻四妾一共才七個,我有九張婚書呢!”

“你......”

宋惜氣得冇語言了,原本她以為自己是夏凡唯一的未婚妻,結果他居然還有八個?

這感覺就好像是,滿心歡喜的以為自己老公隻愛自己一個,隻有自己一個。結果偶然間發現,他居然在外麵還有八個小情人?

隻要是個血氣方剛的女人,都得氣炸!

宋惜的頭髮都要炸起來了,不過她強忍著怒火,問:“你既然有九張婚書,乾嗎第一個找我?”

“因為運氣?”

“運氣?什麼運氣?”

“當時我想的是,九張婚書挨個給它退光光,於是就把它們放在包裡,打亂,摸到哪張就先退哪張。結果,第一張就抽到了你。本來我都拿著你媽的一百塊,成功退婚,想要去第二家了。可是,你回來了,死皮賴臉的不讓我退。”

夏凡這番大實話,把宋惜氣得鼻子都要冒煙了。她拿起那八張婚書,想要直接撕成粉碎。

“你可彆撕,撕了這些婚就退不掉了,那樣就得把這八個姑娘全都娶了。我一個老婆都不想娶,娶八個,那不得累死我啊!”

“娶八個?啥意思?”

“你要是撕了這八張婚書,就隻有你的那張冇撕,自然就隻有你的婚還可以退。”

“我今天回去就把我的那張撕了,這八張我給你放著。什麼時候你上門退婚,我給你。不!是我帶著你去!”

“你帶著我去?這不好吧?”

“有什麼不好?莫非你個狗東西捨不得退?到時候我帶著你,直接跟那些姑娘說,你已經名花有主了!跟她們之間的婚約,必須退掉!”

“聽你這意思,是愛上我了?”

“愛上你個大頭鬼!隻要你還是我未婚夫,就不允許有彆的未婚妻!所以,這些婚必須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