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完,房海濤立馬便摸出手機,打了個電話出去。

很快,一隊救護車隊,一共五輛救護車,烏拉烏拉的開了過來。

這一個救護車隊,是房海濤叫來的。

雖然他現在的身份,僅僅隻是華希醫院的主任醫師。但是,他是房家的大少爺。

整個蓉市,現在都是房家說了算。

在華希醫院,房海濤自然是可以橫著走的存在。

他想要什麼資源,就可以調動什麼資源。

就算是院長見了他,都得客氣的叫他一聲房博士。

五輛救護車,運來了一大堆高科技的醫療設備。專業的醫務人員,立馬就搭建出了一個臨時的醫院。

來的這一隊醫務人員,是華希醫院精挑細選的精英。

這五輛救護車的隊伍,叫001醫療隊。

平時,隻有極其重要的大人物,纔有資格動用他們。

而今天,房海濤為了在關柔柔麵前裝個逼,同時想贏得方曼的好感,直接把1001醫療隊給動用了。

1001醫療隊不僅有救護車,還有救護直升機。

看著房海濤擺出來的這陣仗,夏凡豎起了大拇指,讚歎道。

“哈佛醫學院的博士後就是不一樣,一出手就是大手筆啊!一個電話,就直接把醫院搬到這裡來了。牛逼!屬實牛逼!”

房海濤指著那些擺好的儀器,洋洋得意的說。

“這些儀器,彆說是在國內,就算是放到國際上,那都是最先進的。隨隨便便哪一台,價值都在千萬以上。”

“臥槽!這麼貴?怪不得現在醫院看個病,寶馬車進去,寶駿出來。隨隨便便一台儀器就得上千萬,那不得使勁兒逮著病人宰,才能把本給宰回來啊?”

夏凡搖了搖頭,悲天憐人的感歎道。

“還是我們中醫好,望聞問切,憑的是醫生的本事,不是昂貴的儀器。病人花了大幾萬,用西醫的各種高階儀器檢查了半天,還冇能把病灶給檢查出來。我們中醫,隻需要用一副十幾塊錢的草藥,就藥到病除了。”

“中醫也能治病?十幾塊錢的草藥也能治病?所謂的中醫,有科學依據嗎?那些所謂的古方,不過是古人胡謅的而已。至於望聞問切,那就是鬼扯。你赤腳醫生那一套,拿去騙騙村裡的老頭老太太還行。”

房海濤發出了一聲冷笑,一臉不屑的說。

“能在蓉市這樣的大城市生活的人,都是有知識有文化的社會精英。你那套低劣而又廉價的騙術,在這裡是騙不走的。我看你,還是趕緊回你們村去,繼續當你的赤腳醫生吧!”

“對對對!中醫不行,西醫行?反正在你們這種,受過西方文化熏陶的高級知識分子眼裡,西方的月亮,總是比東方圓的嘛!”

夏凡指了指方曼懷裡的睿睿,提醒道。

“這孩子眼看就快不行了,房博士你趕緊用這些世界頂級的儀器,給他檢查檢查,看他得的是什麼病?要是因為跟我打嘴炮,而耽誤了給這孩子的治療,讓他死了。你搞的這大場麵,可就白搞了。”

房海濤大手一揮,對著醫務人員命令道。

“立馬給這孩子做全身檢查!”

醫務人員們立馬行動了起來,抽血的抽血,拍片的拍片,化驗的化驗。

折騰了半個小時,檢查報告出來了。

房海濤拿著檢查報告看了半天,將他鼻梁上架著的金絲眼鏡,扶了好多次。

最後,他在那裡喃喃自語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