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宋惜回過去的這段話,夏凡隻能在心裡暗道。

“哎!女人!”

足足過了五分鐘,關柔柔才把資訊回過來。

“晚上七點,萬象城,咱們見不散。記得穿帥氣一點哦,彆穿個花褲衩,踩著人字拖,就蹦躂出來了。那樣會讓人誤會,覺得你老婆不愛你,連像樣的衣服都不給你買一件。”

看到這條簡訊,宋惜感覺自己的俏臉火辣辣的,就好像給人扇了一個大耳刮子一般。

“以後不許穿著花褲衩出門了,給你買了那麼多好看的衣服,你就不穿吧?”

宋惜凶巴巴的一瞪,像母老虎一般低吼道。

“今天晚上,我允許你去見關柔柔。但是,你必須給我穿得帥氣一些,不許給我丟臉。還有,你給我買的HelloKitty,要是有一點兒不合身,看我怎麼收拾你?”

夏凡有些震驚,一臉不解的看著這娘們,問:“你居然允許我跟關柔柔去逛街?”

“你不是去逛街,你是去給老孃買貼身衣物的。關柔柔那小蹄子什麼想法,我能不知道?”

“她什麼想法啊?”

“約你去給我買HelloKitty,她就是想看看你小子,知不知道老孃穿多大的尺碼?要是你連老孃的尺碼都不知道,她就會覺得自己有機會。所以,你要膽敢買錯一個尺碼,看我怎麼收拾你?”

這就是女人跟女人搶男人的戰爭,雖然看不到烽煙,但卻比男人之間的戰爭,更加的勾心鬥角。

關柔柔跟夏凡約的是晚上七點,但直到七點半,宋惜才放夏凡出門。

她就是故意要讓夏凡遲到的,就是想讓關柔柔知道,夏凡不在意她,所以纔不守時。

八點一刻,夏凡纔出現在萬象城門口。

關柔柔怕夏凡久等,因此約的是七點,她六點五十分就到了。

因此,她在這裡等了一個多小時了。

今天的她,特地穿了一身JK製服,還精心化了妝,就是想讓夏凡看到不一樣的她。

結果,這小子居然遲到了?

還遲到了一個多小時!

關柔柔跺腳,生氣,指著夏凡的帥臉質問道:“你什麼意思啊?不是約的七點鐘嗎?這都幾點了?”

“你跟我老婆約的,又不是跟我約的。”

夏凡這話,讓關柔柔有些不解。

她問: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

“還能有什麼意思?你發簡訊的時候,我的手機在我老婆手上,那些資訊,全都是她回給你的,裡麵的每一個字都與我無關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繼續說道。

“就是你嫌棄我,天天穿花褲衩出來晃盪,所以今晚出門前,她給我整了這一身,把我打扮得人模狗樣的了。你倒是看著舒服了,我穿著一點兒都不舒服。這大夏天的,還是穿花褲衩,踩人字拖最爽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說,你老婆知道HelloKitty了?”

關柔柔狡黠的一笑,問:“你個混蛋玩意兒,是不是騙你老婆說,HelloKitty是布娃娃?”

“冇有啊!我跟她說了是貼身衣物的啊!”

夏凡這個回答,讓關柔柔震驚了。

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傢夥,問:“你居然敢跟你老婆說,你偷看我?她居然在聽了之後,冇有把你打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