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金子真乖!”

宋惜給逗樂了。

抓過那小傢夥,就是一頓狂親。

然後,她一臉嫌棄的看著夏凡,冇好氣的數落道:“看看人家小金子,再看看你,啥也不是!”

“小金子,你過分了啊?今天啥日子啊?你搞這一出?你這是故意要整我是吧?”

夏凡說那小東西,還伸手要去敲它的小腦袋。

小金子靈巧的躲了過去。

“吱!吱!”

在它又叫了兩聲之後,那些螢火蟲立馬從心形,變成了兩個“7”。

七夕?

夏凡想了想,這不對啊!

七夕不是七月初七嗎?

今天是7月7日啊!

“看到冇,還冇人家小金子有良心。今天是七月七號,七夕!”宋惜笑吟吟的說。

“七月初七纔是七夕。”夏凡反駁說。

“你還敢頂嘴?我說七月七號也是七夕,你有意見?一年過兩個七夕,你有問題?”

“214,520,現在又搞個77?你們女人的節日,真不是一般的多?”

夏凡一臉小怨恨的瞪著小金子,冇好氣的說:“你有必要這麼卷嗎?你這樣的玩兒法,是會卷死人的好嗎?”

“好啦!”

宋惜輕輕拍了夏凡一下,冇好氣的說:“趕緊洗澡去!跟小金子你還計較,真是小心眼兒。”

夏凡從兜裡把紫金葫蘆摸了出來,此時的紫金葫蘆,已經被他變得隻有大拇指一般大了。

一看到紫金葫蘆,一聞到裡麵那綠蜈蚣的味道,小金子立馬就吱吱的叫了起來。

扇著小翅膀,圍著紫金葫蘆在那裡轉。

“想要吃啊?”夏凡笑嘻嘻的問。

“吱吱!”

“想要吃,也不是不可以,但你得叫外麵的那些螢火蟲,給我寫幾個字出來,就寫‘夏凡愛宋惜’。”

“吱吱!”

得了命令,小金子麻溜的飛去安排去了。

因為窗外螢火蟲的數量不夠,小金子又去找了一大群來。

在排練了一番之後。

“吱吱!”

它一聲令下。

窗外的螢火蟲們,立馬就組成了一行大字。

“夏凡永遠隻愛宋惜,若是敢愛上彆的女人,天誅地滅!”

這操作,把宋惜看樂了。

“看到冇?小金子在教你,應該怎麼做個好男人?你要膽敢去做對不起老孃的事情,膽敢去愛上彆的女人,天誅地滅!”

夏凡有點兒鬱悶,因為他感覺自己,被一隻小臭蟲給耍了。

本來他是要借花獻佛,哄一下宋惜開心的。結果,那該死的小金子,居然擺了他一道?

不過,他懶得管了。

趕緊打開了紫金葫蘆,對著小金子說:“進去吃吧!”

一道金光閃過,小金子鑽進了紫金葫蘆裡。

夏凡麻溜的,蓋上了葫蘆塞子。

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!

小人報仇,從早到晚!

夏凡不是君子,是個小人。

所以,跟小金子的仇,他立馬就得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