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!我現在就給你解蠱!”夏凡點頭,笑嗬嗬的說:“不過你得先站直了!”

“站直?為啥要站直啊?”秦大發不解。

“叫你站直了,你站直便是!問那麼多乾嗎?你還想不想把肚子裡的綠蜈蚣搞出來啊?莫非你喜歡它那色?”

夏凡最煩治病的時候,病人不聽話了。

一個億都付了,秦大發想的自然是,夏凡儘快把他肚子裡的綠蜈蚣給搞出來啊!

於是,他聽話的站直了。

“把臉伸過來!”夏凡繼續命令說。

“為啥要伸臉啊?”秦大發問。

“叫你伸你就伸,那麼多廢話乾什麼?”夏凡瞪了秦大發一眼,冇好氣的說:“趕緊的,把臉伸過來!”

想著錢都花了,那綠蜈蚣又在肚子裡胡亂折騰,都要把自己給折騰死了。

秦大發冇有談條件的資格,於是隻能按照夏凡命令,乖乖的把臉伸了過去。

“啪!”

夏凡直接一個大耳刮子,扇在了他的老臉上。

因為吃痛,秦大發叫了一聲。

“啊!”

然後,他捂著火辣辣的臉,問:“你乾嗎扇我?”

“廢話那麼多乾什麼?還想不想我給你解蠱?趕緊把手拿開,再把臉伸過來。”

夏凡一頓凶,嚇得秦大發趕緊再一次把老臉伸了過去。

“啪!”

又是一個大耳刮子。

“再來!”

“啪!”

“另一邊!”

“啪!”

......

十幾個大耳刮子之後,秦大發的老臉被扇成了豬頭。他的腦袋瓜子,也給扇的嗡嗡嗡的,有些懵了。

這時,他肚子裡的那條綠蜈蚣,暈頭暈腦的,從他的嘴裡鑽了出來。

夏凡打開了紫金葫蘆的塞子,大吼道。

“收!”

一道紫光射出,那條綠蜈蚣被收進了紫金葫蘆裡。

夏凡蓋好葫蘆塞子,說:“好了!完事兒了!”

稍稍回過了一點兒神來的秦大發,捂著自己那被扇成了豬頭的老臉,不可思議的問。

“少俠,你剛纔那是用的什麼招啊?怎麼扇我大耳刮子,就把那綠蜈蚣從我肚子裡給扇出來了?”

“綠蜈蚣雖然不是你的本命蠱,但它在你的肚子裡待了那麼久,它的腦神經跟你的腦神經,緊密的聯絡在了一起。所以,扇你大耳刮子,就等於是在扇它的大耳刮子。”

夏凡這解釋,有一定的道理,並不是純粹在鬼扯。

想想自己花出去的那一個億,秦大發頓時就感覺有些肉疼。

他不敢相信的看著夏凡,用震驚無比的語氣問:“扇大耳刮子就能解蠱?這麼簡單?”

“簡單?”

夏凡嘿嘿一笑,繼續解釋道:“不是誰扇你大耳刮子都可以解蠱的,隻有我扇纔可以。當然,你要是能找到比我更牛逼的人,來扇你大耳刮子,也一樣是可以替你把綠蜈蚣從肚子裡逼出來的。”

事情辦完,二人離開了老狗巷。

現在已經是淩晨三點,城市的霓虹已經黯然了下去。

看著一排一排的路燈,從窗外飛逝。夏凡感覺,瑪莎拉蒂行使的方向,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兒。

“這是要去哪兒?”他問。

“回家啊!”關柔柔答。

“回家?回哪個家?”

“當然是月湖山莊啊!”

“我要回酒店,我要去找老婆,纔不跟你回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