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,該輪到段祥興的表演了。

雖然定好了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的計策,但在跑路之前,段祥興是不介意利用夏凡,宰關柔柔一個億的。

至於夏凡,一個吃了斷腸散的人,那是絕對會斷腸而死的。

所以,在段祥興的眼裡。

此時的夏凡,儼然已經是個死人了。

隻不過,他是一個尚有利用價值的死人!

段祥興看著夏凡,麵露出了一絲冷笑,陰陽怪氣的問:“感覺怎麼樣啊?”

夏凡佯裝不知,故意反問:“什麼感覺怎麼樣?”

段祥興指了指小腹,關切的問。

“就是這裡,有冇有感覺到那種隱隱的痛?就好像是有一把一把鋒利的小刀,在割你的腸子。雖然現在你的腸子還冇有被割斷,但已經有不少的裂口了,就像是立馬就會斷掉?”

“哎喲!哎喲喲!痛死我了!”

段祥興都這樣問了,夏凡自然得配合他的演出啊!

不管是段祥興下斷腸散,還是他故意在玉葫蘆上留下鋒利的破口,夏凡都是看在眼裡的。

所以,夏凡是故意劃破手指頭的,還故意把手指頭放進嘴裡嘬,讓自己吃下了斷腸散,假裝中毒。

夏凡這身體,是百毒不侵的。

彆說這麼一點兒斷腸散,就算是拿斷腸散當奶茶粉衝奶茶喝,都毒不到他。

為了以假亂真,夏凡在捂肚子的時候,立馬用體內的九玄真氣,將自己的帥臉,刷的一下刷成了死人一般的慘白。

然後,那慘白開始變得青黑。

這是斷腸散中毒的表現,夏凡當然是表現給段祥興看的。

畢竟,夏凡得讓段祥興看出,他確實是中毒了。如此,段祥興纔好繼續接下來的表演嘛!

夏凡就是單純的想看看,段祥興要搞些什麼玩意兒?

關柔柔急了。

她一把抱住了夏凡,關心的問:“你怎麼了?你冇事吧?”

“我......我中毒了。”夏凡說。

同時,他的嘴角流出了一丟丟烏黑的血。

這當然也是他故意弄出來的。

夏凡可以將吸引嘴裡的空氣,用九玄真氣液化成水,然後將那水變成這種烏黑的顏色。

為了以假亂真,他還混了一點兒口水進去,讓這水變得有血腥味兒了。

“中毒?中什麼毒?”關柔柔更慌了。

“我......我不知道......我......我要死了。”

為了把痛苦表現得更逼真一些,夏凡將帥臉擰成了麻花。

那小表情,真是痛苦極了。

關柔柔看了,都要心痛死了。

“你......你不許死!我送你去醫院!”

關柔柔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,直接一把,就將夏凡給背了起來。

這就是平日裡擰不開瓶蓋的美女小姐姐?

一旦情急,背一百六七十斤的男人,就像背一條小狗一般輕鬆。

夏凡看著是很苗條的,但因為他習武,所以身上的肉特彆的結實。因此,他的重量並不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