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時的城市,是一天中最富有激情的時刻。

就算是在這半山腰上,都能聞到那紙醉金迷,讓人放縱的味道。

白天的辛勤奮鬥,不就是為了能在夜裡,享受這無儘的放縱嗎?

大都市裡的男男女女,一旦進入這黑夜,都會撕下白天的偽裝,瘋狂的釋放內心深處的衝動,享受這黑夜賜予的浪漫與激情。

見夏凡盯著城市的夜景,在那裡發呆。

關柔柔用手指頭輕輕的戳了他一下,問:“你在看啥?”

“看漂亮姑娘啊!彆看她們一個個的,白天裝清純玉女,一旦進入這黑夜,就變得比男人還要瘋狂了。”

“我踹死你!”

關柔柔覺著夏凡是在拿她開玩笑,因此輕輕的踹了他一腳。

然後,她很認真的說。

“你剛纔出手夠狠的,基本上等於是把梁四豐給廢了。以梁家的做派,是絕對不可能善罷甘休的。不過沒關係,如果梁家找你麻煩,我一定站在你前麵,就算拚了這條命,也要護你周全!”

這小娘們的表態,直接把夏凡逗樂了。

“喲嗬!你一個小丫頭片子,手無縛雞之力的,還想護我周全?我需要你來護啊?”

夏凡嘿嘿一笑,道:“彆說一個梁四豐,就算是他爹,我都不用放在眼裡。”

“他爹叫梁天德,是靈玉門的舵主,是步入金丹期第二層的絕頂高手,是半仙之體。”

“半仙之體?不就是江湖神棍嗎?有何可懼的?”夏凡開玩笑說。

“梁天德這個半仙,可不是那種招搖撞騙的半仙,他是真正的半仙。他的身體上,蒙著一層淡淡的金光,就像是金鐘罩一般,刀槍不入。修煉到梁天德那個層級的人,就算是用手榴彈炸,都是炸不傷他的。”關柔柔很認真的提醒道。

夏凡還是不以為意,繼續在那裡扯犢子,說:“手榴彈炸不傷,那就用導彈轟嘛!導彈要是還不行,那就用原子彈!”

“你就冇個正行吧!哪天梁天德真的找上了門來,把你收拾得屁滾尿流的,看你怎麼辦?”

說到這裡,關柔柔露出了一臉的擔心,道:“那個梁天德,是個睚眥必報的傢夥。你剛纔那一筷子,廢了他兒子一個。他在找到你之後,就算不殺了你,也至少得廢你兩個。”

“不扯犢子了!”

夏凡突然擺出了一副很認真的模樣,一臉認真的對著關柔柔問:“這老君山上有個白君觀,你瞭解不?”

“白君觀?”

關柔柔眉頭一皺,很嚴肅的提醒說。

“白君觀那個地方,水深得很,你最好不要去招惹。你去招惹梁四豐,我們關家還能幫上點兒忙。你若是去招惹白君觀,就算是我們關家,也是不敢相幫的。”

“不是我要去招惹白君觀,而是白君觀的那個白弘謙,招惹了我。凡是招惹了我的人,不管是誰,我都得狠狠的收拾一下他,給他一個教訓。好叫他以後見了我,自覺的繞道躲著走。”

“他怎麼招惹你了?”關柔柔問。

“既然你都說了,你們關家惹不起白君觀,那我也不多問了。總之,白君觀的事,與你無關,更與你們關家無關。”

說完,夏凡回了瑪莎拉蒂上。

“送我回酒店,我老婆應該等急了。再不會去,她得手撕了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