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柔柔不相信,她不信關宇航能乾出這樣喪儘天良的事情。

於是,她怒目圓睜,瞪著梁四豐質問:“關宇航真是這麼說的?真說了要把我送給你?”

“當然!我還錄了音呢!不信我放給你聽。”

梁四豐把電話錄音放了出來。

聽完,關柔柔震驚了。

她腦袋瓜子嗡嗡的,簡直不敢相信。

關宇航雖然隻是他堂哥,但也是她哥啊!

大家都是關家的子孫啊!

那個混賬東西,怎麼能這樣?

關宇航居然能做出如此齷齪的事情,居然把自己當成會所裡的小姐,拿來討好梁四豐?

短暫的憤怒過後,關柔柔冷靜了下來。

她看著梁四豐,語氣平和的問:“不管是你的那份協議,還是我的這份協議,都是作不了數的。你們梁家,想要怎麼繼續合作?”

“白羊山玉礦之所以年年虧損,就是因為采礦的設備老化,三天兩頭的死工人。十年來,死在白羊山玉礦的工人,得有好幾千人。光是給出去的死亡賠償金,醫藥費啥的,得有兩三百個億。”

梁四豐說的死了好幾千人,確實有這回事,不過那些工人,不是因為設備老化死掉的,而是被他們無極門故意害死的。

無極門修煉的《無極神功》,需要用滔天的怨氣。

怨氣最重的,自然是那些被害死的人。

梁四豐年紀輕輕的,就突破了煉氣期第九層,步入築基期第一層,靠的就是那一條條人命,堆積起來的怨氣。

關柔柔震驚了,一臉不敢相信的問:“十年死了好幾千人?”

“玉石為什麼值錢?就是因為玉石這東西,是有靈性的,是靈物。在所有的礦裡,玉礦發生的礦難最多。這是為何?就是因為玉石有靈性,每一次的開采,都是在盜竊天地孕育的靈氣。”

在頓了頓之後,梁四豐總結道:“所以,上天會用礦難來進行懲罰,懲罰我們這樣的盜竊者!”

這番鬼話,關柔柔當人不會信。

“嗬嗬!”

無語的她,回了這麼一聲冷笑。

“要想減少礦難,要想減少不必要的損失。白羊山玉礦的開采設備,必須全部更新。更新設備,需要大概一百個億的資金。如果你們關家,跟我們梁家繼續合作,就需要拿五十個億的現金出來。”

“拿五十個億?”關柔柔冷冷一笑,問:“然後呢?”

“在投入一百個億把設備全都更新完了之後,未來十年,白羊山玉礦的淨利潤,至少有三百個億。咱們兩家繼續五五分成,扣除你們家前麵十年欠的一百個億,還能把這次投入的五十個億,全部拿回去!”

無極門的財務出了大問題,梁家現在最缺的就是錢。

梁四豐這一次出來,就是為了搞錢的。在關家這裡搞一筆之後,他還得去三水縣,跑封家去搞一筆。

雖然他開口要的是五十個億,實際上他的底線,是五個億。

關家現在的實力,五十個億確實有些惱火,但五個億怎麼都是榨得出來的。

“五十個億?”夏凡笑嘻嘻的接過了話,點頭道:“可以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