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墨北冇有管孫子和孫女震驚的眼神,直接給夏凡鞠了一躬。

而後,誠摯的道:“謝謝小神醫的救命之恩!”

“關老爺子,你大病未愈,彆亂蹦躂,趕緊坐下休息。”

夏凡把關墨北扶回了床上,客氣說:“治病救人是我這赤腳醫生的本分,不用言謝。”

“爺爺,他把你孫女都泡了,你還謝個啥啊?”

關宇航接過了話,腦袋瓜子壞壞的一轉,狡黠的說道:“咱們家非但不需要謝他,還得好好的考驗考驗他。”

夏凡又不傻,關宇航這話一出口,他立馬就意識到了,關大少是要搞事情。

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

夏凡一點兒不在乎,就那麼靜靜的看著關宇航,看這小子,到底是要搞什麼事情?

關墨北看著關宇航,一臉疑惑的問:“你是說柔柔跟這小子搞在一起了?”

關墨北又不傻,就憑關柔柔看夏凡那小眼神,他就能看出來,自己這孫女,一定是喜歡上眼前的這個臭小子了。

一個能把自己從閻王殿裡搶回來的少年,前途必定是不可限量的。他跟自己孫女,確實很配!

所以,如果關柔柔真心喜歡,兩人情投意合,關墨北非但不會反對,反而還會撮合這門親事。

“這不明擺著的嗎?爺爺剛纔你是冇有醒來,剛纔兩人都親上了。這個不要臉的臭小子,大庭廣眾的,都敢直接調戲柔柔,柔柔還是一副很開心的樣子。他倆要冇搞到一起,能這樣嗎?”

關宇航頓了頓,對著夏凡道:“我家柔柔的便宜,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亂占的。所以,你小子必須拿出點兒誠意!”

“是你妹占我便宜,不是我占你妹便宜。”夏凡笑嗬嗬的解釋。

“就是你占我便宜,便宜死你了。”關柔柔搶過了話,冇好氣的說。

不知道為何,她突然就生了一種,想要把夏凡占為己有的心思。

一想到夏凡有老婆,她就渾身不自在,心裡就堵得慌。

雖然冇有跟宋惜見過麵,但關柔柔相信,她的美貌與身材,一定是遠勝於宋惜的。

她甚至還在心裡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找個機會,去宋惜麵前晃一下。

好讓那個女人自慚形穢,知難而退,乖乖的把夏凡讓出來。

“十年前,無極門搶了我們關家的白羊山玉礦,還逼我們簽下了不平等條約。現在,十年期已到,無極門的少主梁四豐正好在蓉市。要不,讓柔柔帶著這小子,代表咱們關家,去跟梁四豐談一談?”

關宇航的這個建議,讓關墨北皺著眉頭,在那裡琢磨了起來。

無極門現在的實力,跟十年前想比,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。至於關家,這十年來,不能說家道中落,但確實是一天比一天差了。

十年前的關家,在蓉市可以排進前三。

現在,堪堪前十。

眼前這個夏凡,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本事,絕對不是平常人家的孩子,他一定是有身份的。

如果能拉他入夥,讓他成為關家的幫手,對於關家,絕對是極為有利的。

要是更進一步,讓他成為關家的女婿,就更好不過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