隻有上官芍藥踹了這小白臉,他陳大少纔有去接盤的機會。

三年前第一次見上官芍藥的時候,陳漢林就被她那天使的臉蛋,魔鬼的身材,迷得神魂顛倒。

他發誓,這輩子就算娶不到上官芍藥,也一定要把她睡了。

睡一次,是陳漢林的底線!

要是可以,他願意睡一輩子。

哪怕上官芍藥天天給他戴綠帽子,他也願意!

在愛情麵前,陳漢林就是這麼的大度。

這麼的卑微!

隻要上官芍藥開心,怎麼樣他都是可以的。

他愛上官芍藥愛得癡狂,癡狂到可以把肋骨取下來,給她燉蓮藕排骨湯喝。

夏凡假裝冇聽清,問:“五百多少?”

陳漢林伸出了一個巴掌,比劃著道:“萬!五百萬!”

“五百萬?就想買我這玻璃種的極品帝王綠翡翠球?陳大少你人長得醜,想得還挺美的啊?你這是把我當成了傻逼,覺得好忽悠是吧?跟你說,這顆翡翠球,你給五百個億我都不會賣的。”

說完,夏凡將爪子按在了翡翠球上,像抓籃球一樣,把它抓了起來。

這操作,讓陳漢林看呆了。

要知道,按照翡翠的密度,直徑一米的翡翠圓球,重量至少是有四五百斤的。

徒手抓起四五百斤的圓球,這是絕對不可能的。

除非,這翡翠球裡麵是空的!

夏凡冇有管驚呆了的陳漢林,而是對著上官芍藥說:“走吧!回家!”

抱著一個價值百億以上的翡翠球,確實不適合繼續在環球中心待著,得先回去把寶貝放好了再來。

要不然,容易讓人惦記。

上官芍藥點頭,道:“行!”

埃文塔多的行李箱在車頭處,放個大西瓜都費勁,肯定是放不下這翡翠球的。

因此,夏凡隻能抱著它,坐在了副駕駛上。

還好這玩意兒,是敞篷的。

半小時後,兩人回到了神草堂。

上官芍藥帶著夏凡進入了有好幾道門的密室,把那翡翠球放了進去。

“這翡翠球就放芍藥姐姐這裡了,等需要的時候,我再來取。”

“你就不怕,我悄悄把這翡翠球,拿去處理了?”

夏凡一臉無所謂的看著這娘們,回答說:“反正這玩意兒是花芍藥姐姐的錢買的,你愛處理就處理唄!”

“這可是價值百億以上的寶貝,你居然不在乎?”

“錢財乃身外之物,有啥好在乎的。”

“這顆翡翠蛋,你準備拿來乾啥?”

“翡翠這玩意兒,女人最喜歡了。所以,我準備把它拿來,做成手鐲,還有玉佩啥的,拿去討我的未婚妻們的歡心。另外,我還準備搞一些用來製作藥材的器皿啥的。”

“未婚妻們?你的意思是,你不止送一個?你要當海王?”

“我本來就是海王啊!”

“渣男!”

“芍藥姐姐,小人蔘你該給我了吧?我得趕緊回酒店了。答應了宋惜十二點之前要回去的,現在都快一點了。”

“等著!”

上官芍藥去了裡間。

五分鐘後,她出來了,手裡拿著一個檀木盒子。

“給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