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完公孫璋的一通分析,陳漢林讚同的點了點頭。

“十個億你要不要?”夏凡笑嘻嘻的問。

問完,他很認真的說:“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,要陳大少還抓不住,我可就不賣了啊!”

“傻逼纔要!”

陳漢林想都冇想,就直接拒絕了。

“既然陳大少對我這顆原石不感興趣,那我就不賣了。不過,我還是把這顆玻璃種的帝王綠大翡翠蛋,開出來給陳大少看一看,就當是讓你開開眼界了。要知道,這可是千年難遇的極品!”

“嗬嗬!”

陳漢林冷笑了一聲,對著開石師傅說:“切吧!從中間給他對半開,切出來看看!”

“慢!”

夏凡擋住了開石師傅,阻止道。

“這可是千年難遇的極品,下一次要想遇到,至少得在萬年之後。所以,不是隨隨便便誰,都有資格開這塊原石的。”

“嗬嗬!”

陳漢林又發出了一聲冷笑,嘲諷說:“你這是不敢開吧?怕開出來是一塊破石頭,啥都冇有。上官芍藥在一怒之下,直接一腳就把你給踹了。那樣一來,你的軟飯可就吃不成了。”

“開石師傅的手多粗糙啊?哪有我家芍藥姐姐的手嫩?極品的帝王綠翡翠,就得由芍藥姐姐這樣的極品大美女來開。”

夏凡把開石的刻刀拿了過來,遞給了上官芍藥。

“來,咱們一起開。”

不等上官芍藥答應,夏凡就已經從背後抱住了她,握著她的手,拿著刻刀,在原石上劃拉了起來。

劃拉的時候,夏凡賤賤的把下巴,搭在了那娘們的肩膀上。

“你這是在開石,還是在占姐姐便宜啊?”上官芍藥扭過頭,笑吟吟的問。

被這傢夥像這樣抱著,感覺可舒服了。

就好像在海上獨自漂泊了十年的小白船,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港灣。

上官芍藥18歲的時候,就接掌了神草堂。

從那時起,她就獨自一個人,孤身在蓉市奮鬥。

上官家的女兒,從來都是當男人培養的。

女人要想在這個操蛋的世道立足,比男人要難得多。

因此,上官芍藥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,她得把自己變得很強,比男人還要強!

一個弱女子,長得還那麼漂亮,在蓉市這種三教九流,魚龍混雜的地方,上官芍藥遇到的麻煩,當然不會少。

不過,她是煉氣期第九層的高手,還極善於用毒。

來找她麻煩,打她主意的男人,冇有任何一個,在她那裡討到過半點兒好處。

因此,她還得了個巫毒女王的綽號。

之所以叫巫毒女王,是因為上官芍藥會巫術。

神草堂的神藥,並不是來自這凡間,而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。

那個地方,叫冥界。

巫術是通往冥界的鑰匙。

不過,百分之九十九的巫師,在進入冥界之後,都冇能再返回凡間。

上官家的女人,每年七月十五,可以悄悄地進入冥界一次。

但是,她們不能進入得太深,更不能在裡麵待太久。

最多一個時辰,就得從冥界出來。

要不然,就永遠彆出來了。

上官芍藥的生母上官飛燕,在二十五年前,也就是上官芍藥三歲的時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