隻要他敢娶,她就敢嫁!

男人分兩種,一種是結婚之前當舔狗,得到手後就變了。

夏凡是另外一種,結婚之前是一匹不受控製的野馬。一旦結了婚,他立馬就會變得比小奶狗還要乖,還要溫順。

上官芍藥這話,讓陳漢林震驚了。

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她,問:“神草堂可是你們上官家經營了五百年的基業,你居然願意拱手相送給這個土包子?”

上官芍藥看著夏凡,悠悠的說:“我人都是這小狗子的了,他是我老公,神草堂自然也一樣歸他了啊!成親之後,我就在家裡相夫教子,神草堂的破事,全都丟給他,叫他自己忙活去。”

這話,把夏凡嚇了一哆嗦。

“我是絕對不會娶你的!就算萬一我瞎了鈦合金狗眼,真的把你這母老虎給娶了,你也休想把神草堂丟給我。我纔不要守著一個藥鋪子過一輩子呢!我得雲遊四方,出門去浪!”

“雲遊四方?出門去浪?真成了我老公,你敢浪一個,看我打不打得斷你的狗腿?我們上官家傳承五百年的家法,每一條都是為男人量身定製的!再不聽話的狗男人,都會被馴得服服帖帖。”

上官芍藥就是這麼的自信。

夏凡懶得搭理這娘們了,因為他猛然想起。

下山之前,孫十五在給他那九張婚書的時候,提過一嘴。

說當年給他立的婚書,並不隻有九張,還有一些被搞丟了。

當時,孫十五還回憶了一下,說了幾個名字。

好像其中有一個,就叫上官芍藥!

也就是說,上官芍藥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未婚妻,隻是婚書被搞丟了而已。

上官芍藥知道自己名字,但卻冇有提婚約的事兒。該不會,這娘們不知道跟自己的那份婚書吧?

不知道挺好的,自己也當成不知道。

要不然,以這娘們的性格,加上她這如狼似虎的年齡。

畢竟她都28歲了,比另外三個未婚妻都大。另外三個,都是二十二三歲,正處在從少女變成女人的年齡。

而這個上官芍藥,已經是個女人了。

要她知道跟自己有婚約,絕對不會像宋惜那樣磨磨蹭蹭,磨磨唧唧。

都睡一張床上了,給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,宋惜都不知道珍惜。

換成上官芍藥,估計一會兒從這環球中心出去,她就得把自己拉到一個角落裡,強行辦了。

那樣的事情,男人辦女人,女人會反抗。

女人辦男人,尤其是上官芍藥這樣漂亮,身材如此火辣,還女人味兒十足的。

夏凡就算內心想掙紮一下,身體也會放棄抵抗的啊!

不能再去想跟這女人婚約的事情了,既然婚約被搞掉了,冇有白紙黑字的證明,那就不承認有那份婚約。

至少,在幫宋惜順利渡過那一劫之前,就算上官芍藥主動提起,也絕對不能承認!

夏凡把低價區,一千萬以下的那些原石,重新過了一遍,確定裡麵冇有好貨。

於是,他把目光投向了一千萬到五千萬那一堆。

這一堆是中檔貨,也是數量最多的,差不多有四五百顆。

最後,夏凡的目光,再一次定格在了那顆標價2998萬元的原石上。

他之前看到的那塊極品,就藏在這顆原石裡麵。

這一次,他將九玄真氣聚集在瞳孔裡,將這顆原石裡麵的情況,看了個透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