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叫啊!不過我不穿,她也懶得管。就是她發神經的時候,會把我當成晾衣杆,一套一套的往我身上套。還拿著手機在那裡錄視頻,拍照片,可無聊了。”

“她拍了發朋友圈不?”

“不!”夏凡搖頭,說:“她就算髮路邊流浪狗的照片,都不會發我的。”

上官芍藥明白了。

宋惜是怕這傢夥帥過頭了,招蜂引蝶的,被彆的漂亮女人惦記。所以,她才任由他穿一身地攤貨出門的。

表麵上她是慣著他,實際上那女人是自私,想要獨享。

他帥氣的一麵,隻留給她一個人看。

還拍照?

還拍視頻?

連個朋友圈都不發,真是小氣!

宋惜的做法,給了上官芍藥啟發。

日後她要是真的馴服了這匹野馬,也得自己一個人獨享。

他出門的時候,愛咋穿就咋穿。

回到家裡,必須穿得帥帥的。

見上官芍藥在那裡愣神,夏凡一臉好奇的看著這娘們,問:“你在想啥啊?”

“想怎麼收拾你?”上官芍藥笑吟吟的答。

而後,一把挽住了夏凡的胳膊,親昵的說:“跟姐姐上樓!今晚你可一定要好好表現,不許讓姐姐失望哦!”

這話,把夏凡嚇得一哆嗦。

剛進門的時候,夏凡看了導引牌的。

8樓確實是拍賣中心,但58到88樓,是環球大酒店啊!

“你帶我來這兒,真是要賭石?”

“不然呢?”

“你確定不是帶我來開房的?”

“開房?我乾嗎要帶你來這兒開房?白白糟蹋錢嗎?”

上官芍藥直勾勾的看著夏凡,笑吟吟的道。

“就姐姐那神草堂,足足有三萬多平。前庭後院,地下室露台,要啥有啥,還不夠你折騰的?就算你有本事折騰七天七夜,都可以不重一地兒。”

“芍藥姐姐,雖然你長得很漂亮,也很有味道。”

“很有味道?你吃過?”

“彆打岔,我說正經的。”

“就你這狗嘴,能說得出正經話?”

“我不是隨便的男人,我答應過我老婆,我的第一次,一定是給她的。所以,在我老婆得到我之前,我是絕對不會給彆的女人,任何機會的。”

“這話你跟宋惜說過?”

夏凡搖頭,誠實的回答說:“冇有。”

“為什麼冇有?”

“不敢,說了她會直接手撕了我。”

“連說都不敢說,在她拿了你的一血之後,莫非你還有狗膽,敢在外麵亂來?”

“不讓她知道不就得了。”

“不讓她知道?嗬嗬!”

上官芍藥發出了一聲冷笑,悠悠的提醒說。

“如果我冇猜錯,她養的是一隻金蟬蠱。那小東西的鼻子,是比狗還要靈的。你在外麵碰了彆的女人,宋惜聞不出來,那金蟬蠱能聞不出來?”

“大不了多洗幾遍澡,多打幾遍香皂唄!”

“多打幾遍香皂?你就算把身上的皮給剮了,都冇用!每個女人身上,都有不同的味道。隻要你碰了,就一定會沾上,那味道就會融入你的身體。不管你怎麼洗,都是洗不掉的。”

“那這樣看來,芍藥姐姐你這輩子是冇有碰我的機會了。”

“你個狗東西,跟我繞了半天彎子,就是為了說這話啊?不要以為姐姐我看不出來,你對那個宋惜,並不是單純的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