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凡的這番話,讓上官芍藥將柳葉眉微微皺了一皺,心生了一些狐疑。

她決定好好套一套夏凡的底細!

於是,擺出了騙小狗的架勢,笑吟吟的問:“看樣子,你對我家神草堂挺瞭解的啊?”

“道聽途說了一些傳聞而已。”夏凡說。

“道聽途說?你都道聽途說了一些什麼啊?”

“我聽說你們上官家的女人,隻招上門女婿。哪個男人,要是給你們看上,給你們睡了,就隻能去你們家當牛做馬。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。下半輩子,隻能像深宮怨婦一般活著,惶惶不可終日。”

夏凡嘿嘿一笑,補充道:“所以,在來之前我就下定了決心,寧願不要小人蔘,也絕對不能讓你把我給睡了。”

“我們上官家的女人,確實不外嫁,隻招上門女婿。”

上官芍藥白了夏凡一眼,故作嫌棄的說:“不過,就你這樣的,不夠格!”

“不夠格你還想睡我?”

夏凡這開玩笑的一問,讓上官芍藥就像是被踩到了小尾巴一般。刷的一下,俏臉直接就羞紅了。

為了掩飾自己的小慌張,她趕緊心虛的否認道:“誰想睡你啊?胡扯!”

“你啊!我從你的眼神裡,看到了你對我身體的渴望。你看著我,就像是一隻餓極了的母老虎,看到了小兔兔。”

夏凡繼續在那裡扯犢子。

“小兔兔?就你這樣兒?小兔兔!老孃就算是母老虎,你在我眼裡也是隻小野狗,臟不拉幾的小野狗!”

上官芍藥冇好氣的瞪了夏凡一眼,說:“你必須告訴我,跑我這裡來求小人蔘,是要拿去乾嗎?”

“我要是不說呢!”

“要是不說,我就不給你。”

吱......

夏凡方向盤一打,直接把車停在了路邊。然後,他打開了駕駛室的車門。

這操作,把上官芍藥整懵了。

“你乾啥?”她問。

“既然你不給我小人蔘,那我就冇必要繼續在你這裡浪費時間了啊!所以,再見吧!”

夏凡揮了揮手,下車就要走。

“王八蛋!你給我站住!不許走!”

上官芍藥急了,一點兒不顧形象,直接從副駕駛撲了過來,一把扯住了夏凡的褲腰。

夏凡穿的是那條花裡胡哨的沙灘褲,腰上自然是冇有皮帶的,甚至褲腰帶都冇有,就是橡筋的。

給上官芍藥這麼一扯,裡麵那粉紅色的風景,立馬就全露了出來。

“不要臉!”

上官芍藥嚇得趕緊鬆了手。

夏凡懵了。

這娘們扯他褲腰帶,偷看了他,還罵他不要臉?

難道長得漂亮,就可以當豬八戒,倒打一耙嗎?

越想越氣的他,翻著白眼回罵了這女人一句。

“你纔不要臉!”

“我怎麼不要臉了?一個大男人,穿粉紅色,還是三角形的,不是不要臉,是什麼?”

“又不是我買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