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說他去過神草堂,他就去過嗎?”

馮鼎才趕緊掏出了他的蘋果手機,點開了一段小視頻,遞到了關啟傑麵前。

“三少爺你看。”

這段視頻隻有五分鐘,是剪輯出來的,記錄的全是關宇航進出神草堂大門的畫麵。

從視頻上的日期和時間上看,最近一個月,他出入神草堂,至少有十來次。最短的一次,他都在裡麵待了半個小時。最久的一次,待了足足兩個多小時。

上官芍藥一直是關家的死敵,關宇航一次又一次的跑到神草堂去,每次還待那麼久,確實很可疑。

“神草堂不就是一個賣草藥的店鋪嗎?關宇航去那裡買點兒藥啥的,正常得很。”

關啟傑打了聲哈哈,然後轉頭看向了夏凡。

“你說你能救我爺爺,趕緊動手啊!”

如果關墨北死了,就算有馮鼎才手機裡的視頻,就算查出確實是關宇航下的藥,又有何用?

老爺子死了,關家就是大房的天下了。

按照關家的祖訓,除非關墨北當著關家眾人欽點,不然他要是死了,關家的家主之位,隻能由老大關子龍來坐。

要想扳倒大房,老爺子一定不能死。

對於夏凡,關啟傑其實是不抱任何希望的。

不過,馮鼎才都宣佈關墨北死亡了,他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,賭一把。

“求人就是你這態度啊?”

夏凡看著關啟傑,樂嗬嗬的說。

“要想我出手救你爺爺,也不是不可以。不過,你剛纔好像嘲諷過我是土包子。所以呢,你得先給我這個土包子跪著,道個歉,認個錯。然後,我再考慮要不要出手?”

這話,把關啟傑氣得臉都綠了。

關柔柔知道關啟傑不可能跪,但她知道夏凡是個高人。

冰雪聰明的她,立馬想到了一招,對著馮鼎才吼道。

“你給小神醫亂取綽號,叫他土包子,還不趕緊給他跪下道歉!你要是不跪,我立馬打個電話,叫華希醫院把你開除了。”

“關小姐,你叫我給這土包子跪下道歉?”

馮鼎才當然不想跪!

他可是華希醫院的馮主任,怎麼能給一個土包子下跪?

這對於他來說,那是奇恥大辱!

“你還敢叫小神醫土包子?我看你這主任,是真不想當了,我這就給你們院長打電話。”

關柔柔摸出了手機,準備撥號。

這操作,把馮鼎才嚇得,撲通一聲跪在了夏凡麵前。

“小神醫,對不起!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。我剛纔是瞎了狗眼,有眼不識泰山,冒犯了你,還請你原諒。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就饒了我這一次吧!千萬不要讓關小姐給我們院長打電話啊!”

“你的玄天九針在哪兒學的?”夏凡問。

“賈神仙。”

“賈神仙?你說的是賈初一?”

“小神醫你知道賈神仙?”

“那老騙子,在中海被我拆穿了,居然又跑到蓉市行騙來了?你在他那裡學玄天九針,花了不少錢吧?”

夏凡這話,讓馮鼎纔回過了神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