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這叫防患於未然,誰叫他打我老婆你的主意啊?”

“那什麼時候,我也防患於未然一下下,免得你去打彆的女人的主意。”

說完,宋惜從地上撿起了一根電棍,笑吟吟的對準了夏凡。

見這娘們冇輕冇重的,伸出大拇指,要去按那個按鈕。

夏凡嚇得一哆嗦,趕緊阻止道:“老婆,彆亂按啊!”

“就按一下嘛!輕輕的按一下!”

“彆啊!”

趁著這娘們還冇按,夏凡趕緊撒丫子跑了。

“狗東西,你給我站住!過來讓我電一下,就電一下!”

宋惜拿著電棍,在後麵追。

她纔不會真的電夏凡呢,她又不傻,知道一電準會把他電壞。

這是在逗他玩。

在路上折騰了三個小時,淩晨一點,甲殼蟲開到了蓉市的九孔橋附近。

神草堂就在這裡。

另外這個地方,有不少酒吧,夜生活那是相當的豐富。

三人進了萬豪酒店,夏凡跑去開了兩個房間。一個大床房,一個圓床房。

夏凡把大床房的門卡給了秦蓉蘭,然後自己拿著圓床房的門卡,摟著宋惜的小蠻腰,進了房間。

一進門,宋惜就震驚了。

“你個死不正經的,開的什麼房間?”宋惜冇好氣的給了夏凡一下,嗔罵道:“自己打地鋪,老孃睡床。”

“這麼圓的一張床,你一個人睡著,不無聊嗎?”

“無聊也不跟你睡!”宋惜翻了個白眼,說:“我肚子餓了,下樓去搞點兒吃的上來。”

“你要吃什麼啊?”夏凡嘿嘿一笑,賤賤的道:“難道我還不夠你吃的嗎?”

“滾蛋!死不正經的玩意兒!趕緊下去給我買,老孃要洗澡了。”

“不需要我給你搓個背嗎?”

“你今天怎麼了?春天都過去那麼久了!趕緊買吃的去,煩死了!一想到麻小瑪是你未婚妻,我就煩!神煩!所以,今晚彆想著碰我!在跟她把關係斷清楚之前,休想碰我!”

夏凡像個反派一樣,將食指彎成了勾狀,勾住了宋惜的下巴,流裡流氣的道:“總有一天,你會求我的。”

“求你?求你什麼?”

“當然是求我,給你快樂啊!”

“老孃需要快樂的時候,需要求嗎?隻需要對你個狗東西勾勾手指頭,你就得上趕著過來舔。”

“要不,現在你勾一個?”

“滾蛋!冇心情!想著你還有八個未婚妻冇退婚,就想一把掐死你!”

夏凡被宋惜趕出了門。

酒店後麵是一條美食街,江湖菜,大排檔,燒烤鱗次櫛比。

整條街燈火輝煌,人潮湧動。

在美食街的儘頭,就是九孔橋的酒吧一條街。

不知道是誰的老公摟著誰的老婆,也不知道是誰的女朋友摟著誰的男朋友。

喝得半醉,或者已經全醉的男男女女,從酒吧出來的第一站,便是在這美食街覓食。

吃完夜宵,下一站便是酒店。

當然,有些玩得刺激的,會直接選擇在車上。

剛纔從那邊過來的時候,夏凡看到牆角停著的一輛寶馬525,在那裡晃,晃得咯吱咯吱的。

搞得他誤以為,是不是地震了。

後來才弄明白,那是兩個人的地震。

突然。

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,狂飆而來,直接撞向了夏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