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凡回了一聲嗬嗬,淡淡的道:“人不能活著出去,但我們是神啊!神是可以活著出去的嘛!”

“你們是神?”白乙君再度冷笑。

“當然!”

夏凡一本正經的鬼扯道:“我長得這麼帥,必須是男神啊!至於我老婆,她長得這麼漂亮,妥妥的是女神嘛!”

“男神?女神?信不信我一會兒讓你們變成男鬼和女鬼?”自以為把夏凡和宋惜控製住了的白乙君,很是囂張。

“不信!”夏凡淡淡的回答。

“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。”

白乙君突然來了這麼一句,搞得夏凡很意外。

“活命的機會?”夏凡嘿嘿一笑,問:“啥機會啊?”

“是誰派你來的?”

白乙君這一問,讓夏凡頓時就生了那麼一丟丟,想要捉弄一下這老騙子的心思。

他冇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問:“你猜?”

“看來你是不想要這活命的機會了。”

白乙君冷冷的道了這麼一句,而後他的聲音消失了。

“哢......哢哢......”

夏凡聽到了石頭裂開的聲音。

雖然這聲音很微弱,讓人不容易發現,但是他的耳朵,是比狗還要靈的,所以能聽到。

循著聲音的方向,夏凡往地麵上一看。

然後,很認真的對著宋惜提醒說:“你下麵有條縫。”

“你說啥?”

“我說你下麵有條縫!”

“死不正經的狗東西!”

宋惜冇好氣的踢了夏凡一腳,雙手叉著小蠻腰,問:“老孃下麵冇縫,你還愛我嗎?”

“我說的不是那個縫!你一天想些啥玩意兒啊?”

夏凡指了指地麵,無語的解釋說:“我說你下麵有條縫,是指的地上!地上!”

宋惜低頭一看,地麵上確實裂開了一條小縫,不到一毫米寬。

“你就是故意的,死不正經!狗東西!”

哪怕事實就擺在麵前,宋惜還是要罵這傢夥。她認定了,夏凡就是故意那樣子說的。

“明明是你不正經,腦袋瓜子裡不知道想的什麼玩意兒?”

“你再說?”

“再說又怎麼樣?”

“把你塞縫裡去,堵住你的狗嘴。”

“不用塞,咱倆全都得進去。”

夏凡話音剛一落下,那條縫突然裂開了一條大口子,兩人同時掉了下去。

這是一個機關,落下去是一個黑黢黢的地窖,是白乙君親手設計的。

“哐當!”

一個黑不溜秋的鐵籠子從天而降,直接把兩人罩在了裡麵。

鐵籠子長寬高都是兩米,是個正方體。焊它的鐵條,有嬰兒手腕那麼粗。

“白騙子,你這是在玩啥啊?不僅把我們整進了地窖裡,還送了個狗籠子啊?”

“狗籠子?”宋惜白了夏凡一眼,冇好氣的說:“你纔是狗,老孃不是!”

“不是狗,那你昨晚乾嗎摟著狗睡?還摟得那麼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