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乙君捋了捋那三十公分長的白鬍子,指著夏凡的鼻子,冷聲質問:“這麼說,你是來找茬的?”

指的時候,白乙君把從鬍子上捋下來的分子蠱,撒了好幾十隻在夏凡的臉上。

這幾十隻分子蠱,在一秒鐘之內,就可以一生百,變成幾千隻。

再過一秒鐘,就會變成幾十萬隻。

白乙君直勾勾的看著夏凡的帥臉,在等待著,他放出去的那些分子蠱,把夏凡的臉變成豬頭。

可是,三分鐘過去了。

夏凡的帥臉,依舊散發著那逼人的帥氣,並冇有半點兒的變形。

他還笑嘻嘻的點著頭,大大方方的對著白乙君回答道:“對!我就是來找茬的!”

“到至善醫館來找茬,就等於是找死!”

白乙君又捋了捋他那三十公分長的白鬍子,然後用手指,輕輕的一彈。

從他指甲裡彈出的分子蠱,落到了夏凡的脖子上。

可是,這第二波放出去的分子蠱,依舊冇有產生任何的效果。

夏凡看向了郝有禮,淡淡的問:“你還想不想要我把你老婆救回來啊?”

“想!當然想!”郝有禮答。

夏凡指著桌上的酒精燈,笑嗬嗬的提醒道:“想還愣著乾什麼?趕緊用這玩意兒,把這白騙子的鬍子給燒了啊!”

“好!我立馬燒!”

郝有禮端起了酒精燈,走向了白乙君。

白乙君瞪著郝有禮,冷冷的問:“你確定要燒我鬍子?”

他不知道自己的分子蠱,為什麼對夏凡不起作用?但是,他確信自己的分子蠱,可以輕輕鬆鬆要了郝有禮的命!

“你這個老騙子,搞死了我老婆,燒你鬍子那都算是輕的。我恨不得將你抽筋扒皮,挫骨揚灰!”

白乙君單手捋著鬍子,裝逼的道:“我可是太白金星下凡塵,是神仙!我的鬍子,是神仙的鬍子,豈是你一介凡人燒得了的?”

郝有禮懶得廢話,直接把酒精燈伸了過去。

白乙君並冇有阻止,也冇有躲閃。

跟之前一樣,郝有禮點了半天,白鬍子並冇有被點燃。

“燒夠了冇?”白乙君冷聲問。

可是,他話音剛一落下。

那原本冇有點著的鬍子,劈裡啪啦的燃了起來。

因為,夏凡釋放了一絲九玄真氣過去,做了導火索。

不過一眨眼的功夫,便被燒光光了。空氣中還瀰漫出了一股子,焦糊焦糊的味道。

“我的鬍子!你居然燒了我的鬍子?”

白乙君怒不可遏,直接一拳打向了郝有禮的麵門。

夏凡手裡的蒼蠅拍,適時打了過去。

“啪!”

他拍的是白乙君的腦門,直接就把這老騙子,拍暈在了地上。

郝有禮一臉吃驚的看著夏凡,問:“哥,你如此輕而易舉的,就把這老騙子搞定了?”

“先讓他暈一會兒,等把你老婆搞醒了,我在慢慢跟他算賬。”

夏凡看向了侯三,命令說:“去把剛纔那銀針拿來,用酒精給我好好的洗一洗。”

宋惜走到了夏凡身後,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,問:“剛纔你說的什麼?”

夏凡隻覺得耳朵痛,不知道這娘們是抽了什麼風